掌門記者會
精彩公開演講
雜誌搶先讀
 
人生緩一緩!中國青年嚮往間隔年
 

30歲前不成功,終生無望?
人生緩一緩!中國青年嚮往間隔年

撰文◎凌渡宇

 「間隔年」指暫時放下學業或工作,利用打工度假等方式,透過旅遊體驗生活、認識自我。這種歐美國家行之有年的作法,如今中國也流行起來。

 又到了驪歌聲起、又一批新血輪踏入社會的時節了。今年中國共有680萬大學應屆畢業生走出校門,這史無前例的龐大數字,也提高了新鮮人的就業難度。不過,除了求職、考研、出國讀書等選項外,最近兩年,一股全新的風潮逐漸在年輕人中間吹起,被稱為「間隔年」。
 「間隔年」(gap year)泛指在學期間或畢業後,暫時放下學業和穩定的工作,給自己一段空窗期(大多數是1年)四處旅遊、打工旅行、從事公益志工活動等,來進一步認識自我、瞭解社會的一種作法,概念聽起來很新奇,其實就類似台灣早已流行多年的打工度假(working holiday)。

年輕世代的時髦新名詞

 「間隔年」在歐美、日本已有半世紀以上的歷史,英國從1960年代開始流行,並迅速擴散到周圍國家;而在日本,1961年東京大學畢業生小田實,懷揣200美元遊遍歐亞,寫下《什麼都看一看》一書,被認為是日本「間隔年」風潮的鼻祖。中國直到2009年才有類似的概念出現,迅速變成年輕世代的時髦名詞。
 2009年,一位叫孫東純的年輕人,把自己花了13個月遊歷東南亞6國的經驗寫成《遲到的間隔年》,香港《南華早報》做了特別報導,被視為中國「間隔年」的發端。目前在豆瓣網、人人網、天涯社區等中國知名的網路社交平台上,均已開設了間隔年小組,其中豆瓣網的「間隔年小組」已有超過8萬名成員;另一個同性質的「義工旅行」也有近1.5萬名成員。另外還有不少專業的間隔年討論平台如「間隔年旅行網」也陸續成立。

我就是想停下來,看看這個世界

 新浪網和英語培訓機構英孚教育聯合公布的一項調查顯示,有73.3%的受訪者很希望有機會體驗「間隔年」,其中以18~28歲的年輕族群占最大宗(50.9%)。另外有65.8%的受訪者希望能出國進行1個月以上的遊學;有31.6%的人認為「開闊視野,感受不同文化和生活方式」是海外遊學或間隔年的主要目的,其他目的還包括「學習和提高英語」(25.6%)和「為留學做準備」(12.1%)等;而在間隔年或遊學當中希望提高的能力方面,英語表達能力(24.9%)、交際能力(18.7%)和獨立解決問題能力(18.0%)排在前三名。
 2010年夏天,即將大學畢業的陳宇欣走上跟其他同學不一樣的道路。「我是學財務出身的,畢業後如果找金融類職務,可能會有高薪,但自己不喜歡,因此我非常糾結。」她在這種迷茫心態下,決定暫時拋開一切,到國外展開「間隔年」。她選擇的方式是打工度假,最後芬蘭一家公司給了她一個兼職機會,她用了1年多體驗當地生活,順帶遊歷其他歐洲國家。
 「間隔年不是為了純粹的旅行,而是要深入當地人的生活中,與他們進行交流。」陳宇欣認為這1年的間隔,對她往後的人生具有重大意義。她回中國後找了一份自己喜歡的市場行銷工作,還把這1年的經歷寫成了一本書《我就是想停下來,看看這個世界》。

跳脫習慣圈 人生看得更清楚

 目前在上海一家文化傳媒公司工作的蘇競,大學畢業後也曾「間隔」過半年。2010年走出校門時,她抱著「不想胡裡胡塗找工作」的想法,先到泰國旅行了1個月,再找了份自己喜歡的兼職工作,直到半年後才慢悠悠地開始正式求職。
 「在人生的各種元素中,工作其實只是很小的一部分,但卻占據著整個人生很長一段時間。」她認為在踏入職場之前,不妨給自己留出一段空檔,徹底從找工作、出國或者考研究所的圈子裡跳脫出來,思考自己到底想做什麼、能做什麼。「等到想清楚了一些事情後,再回來工作,會更加踏實、更有方向。」
 去年大學畢業的毛和鑫,也沒有和同學一樣拚命找工作,而是騎自行車去旅行。他從廣西出發,近4個月的時間裡遊歷了越南、柬埔寨、泰國和寮國,發現自己對旅遊有著超乎尋常的興趣,於是在「間隔」結束後,到北京一家旅遊網站工作。「在這3個多月,我發現了自己想要的東西,更快地實現了從學生到社會人的過渡。」他認為,如果當初一畢業就工作,可能反而找不到自己的方向,要花更長的時間來適應職場。

旅行,應當是青年教育的一部分

 基於這段期間的感悟,毛和鑫和幾位志同道合的朋友,成立了「間隔年青年沙龍」網路平台,致力推廣這種旅行方式。「我們認為旅行應當是青年教育的一部分,是初出茅廬年輕人的『成年禮』。青年人的旅行不應該只是做為一個觀光客的旅行,而是需要融入當地生活中,參與當地公益項目,走近當地大學,與當地人對話交流。」該網站的介紹如是說。
 「雖然間隔年通常是1年,但其實不一定要這麼長時間,只要至少1個月以上,讓你能全身心地從固定不變的生活中跳脫出來,體會另一種生活方式即可,」毛和鑫說。

到西部貧困地區做「支教」

 除了自助旅遊、打工度假外,間隔年的另一種方式是從事志願公益活動。在中國大陸,除了擔任紅十字會志工外,還有另一種官方認可的大學生志願服務途徑——支教,也逐漸變成年輕人間隔年的一大選擇。
 支教是「教育支援」的簡稱,為了縮小城鄉落差、為西部貧困地區兒童提供教育資源,中國教育部從2003年開始發起「大學生志願服務西部計畫」,號召應屆畢業生到貧困區域從事1~2年的教育、醫療志願工作,一般以中小學教育為主。除了「支教」期間發放生活費、支教的資歷可納入正式年資外,參與支教的畢業生回來考研究所、公務員都可以加分。目前全中國約有4.8萬名從事西部支教的年輕人。

領悟到另一種幸福觀

 中央民族大學研究生鐘杰在二年級時參加了西部支教,休學到西藏林芝縣待了1年,為的不僅是公益,也為了給自己不一樣的體驗。「與國內大城市相比,林芝的生活節奏慢很多,很悠閒,人們的幸福感也比較高。」他很珍惜這段不是為了生存而工作的機會。「以前我總認為只有事業成功才會幸福,但這段經歷改變了我的看法。」
 本來有著穩定工作、年薪近10萬人民幣的杭州上班族周周,則是在去年7月決定拋下一切,選擇到四川涼山從事支教。「朝九晚五的生活太無趣了,我才25歲就過著像60歲般的生活,看不到未來。我那時就想,該去尋夢了。」在貧困的山村、用泥土搭成的小學校舍待了半年多,雖然生活艱苦,周周反而感覺找到了自我,決定再延長半年的支教時間。「在這裡我很輕鬆、很愉快,他們就像我的家人一樣。這裡是我的第二個家,我感到很溫暖。」

學制僵化 休學出國大不易

 「其實間隔年在國外大學中並不新鮮。」21世紀教育研究院副院長、上海交通大學教授熊丙奇表示:「對於一直生活在校園中的學生來說,間隔年確實是一個暫時拋開書本,走進社會、瞭解社會,同時也進一步瞭解自我,做好下一步人生規劃的好時機。」
 不過他也坦承,相較於國外,中國大學生想完全放開一切、體驗間隔年,還有一定困難。「首先,我們的學校沒有完全採用學分制。美國大學就普遍實行完全學分制,沒有嚴格的學習年限,學生可以自由安排課程和學習時間,就算暫時休學、遊歷各地,過一兩年再回來完成學位也沒關係。」熊丙奇說:「中國雖然宣稱實行彈性學制,但還是以學年制來管理,除非有特殊情況,例如生病無法上課,否則學生很難順利辦理休學。」
 「至於高中畢業後的間隔年,可能就更難了。」熊丙奇說,美國的大學會給學生預留學位,高中生拿到錄取通知書可以先不就讀,而選擇去體驗社會;哈佛、普林斯頓等名校甚至還鼓勵學生延遲入學,先休學1年再註冊。「我國的大學有可能如此嗎?學生們錄取後,是要按時去報到的,報到後如果沒有特殊原因,是不允許馬上休學的。」另外,中國的家長也較難接受孩子休學去「體驗生活」,認為這是不務正業、耽誤前程的作法。
 事實上在新浪網的調查中,雖然有超過7成受訪者嚮往「間隔年」,但只有22.5%的人表示會實際嘗試。

出去,是為了更好地回來

 儘管如此,隨著「間隔年」受到年輕人追捧,從大學畢業到就業之前這段「人生最後的空檔」,選擇去體驗「間隔」生活的人,往後必然有增無減。對於從出生到長大一直活在全家人的期盼之下,被升學、就業、賺錢等壓力逼得喘不過氣來的中國年輕人而言,這或許也是另一種緩解壓力的方法。
 「前提是,不能為了逃避現狀而去實施間隔年。」毛和鑫提醒道,「間隔年」的長短並不重要,但一定要有明確的方向,通過這段時間來沉澱自己的想法、形成對未來職業規劃和生活方式的願景,而不要淪為單純的走馬看花。「我們出去,是為了更好地回來!」

-更多精采文章請見7月號(435期)Career職場情報誌-

 

人氣數(3582)




    搜尋

 ...more
今日人數:114
累計人數:2572013
發表文章:738
Copyright 2007 @ Career Consulting Co.,Ltd 就業情報資訊股份有限公司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