掌門記者會
精彩公開演講
最HOT文章
 
技職教育,怎樣與就業真實接軌?
 

撰文◎Career就業情報公司顧問 臧聲遠

歷經20年教改,社會各界對於重振技職教育的呼聲日益高漲。以下謹從就業市場人才供需與生涯輔導的角度,提供7點看法就教於各位教育界的先進。

1若悖離人力供需,實務接軌將是空談
技職教育是實務導向的,必須與就業市場接軌。因此依照優先順序,必須先確認就業市場人力供需的現況與展望,據以決定系科數量與資源分配,並因應經濟情勢彈性進行系科的增減或拆併,大方向定位清楚後,再來規劃各系科的教學內容。如果系科設置與人力供需脫節,盲目成立人力需求有限、就業前景不佳的系科,就算在課程、師資、證照、實習方面下再多工夫、力求符合業界需求,終究也是枉然。

國內缺乏能結合系科與就業的人力供需調查,做為系科調整的依據。先前經濟部曾委託工研院產業學院,針對部分重點產業進行長達10年的人力供需調查,可惜後來中斷不再進行。而教育部的畢業生流向調查,雖具有全面普查性,並且與勞健保資料相互勾稽,可信度極高,但只能看出是否有在就業,看不出是否學非所用(原因有可能是業界不需要此種專業,畢業生不得不改行);而且只能勾勒出就業「現況」,看不到「未來展望」,因此對於系科調整的參考價值也有限。

儘管如此,還是可以從其他指標,抓出人力供需的大方向。一是各系科對應的產業佔台灣GDP的比重,二是人口結構的演變。以前者來說,餐旅群佔高中職學生總數1/10,但觀光餐飲業佔台灣GDP比重有達到1/10嗎?台灣整體觀光產業每年從國外客所賺的錢,只比台積電一家公司的淨利略高而已,但技職工科卻是逐年萎縮。雖然教育部去年已採取動作,限制餐旅群擴招與電機群減招,但整個系科分布與學生組成,已經受到嚴重扭曲。

學校系科設置以招生便利為主要考量,罔顧國家整體人力供需,教育部必須站在「人力資源部」的高度,採取更強勢的作為加以遏止。例如;高職有必要成立這麼多表演藝術科嗎?台灣每年30萬名畢業生中,藝術設計學門也佔了1/10,但其產值比觀光餐飲業更小,業界根本不需要、也養不活這麼多畢業生。再以人口結構來看,在少子化、高齡化趨勢下,幼保∕幼教系科已明顯減招,但是長照相關系科的擴招速度太慢。在系科調整上,教育部不論前瞻性、調整速度或魄力,都必須再上一層樓。

2生涯探索教育要提早向下紮根
高職生是在15歲分流(選科),高中生是在18歲分流(選系)。年輕世代在父母過度保護下,個性相對比較晚熟,往往到18歲還不知道如何選系(各家機構調查都發現,有超過50%大學生後悔自己選錯系),更遑論15歲了。然而,高職生只要選錯科,就不容易換跑道,因為報考統測有專業科目限制,隔「科」如隔山。例如曾有高工的輔導老師提到,他們冷凍空調科許多學生讀完一個學期後,實在沒興趣想要改讀衛護;但衛護群的統測專業科目,並不在冷凍空調科的教學範圍,高工也沒有衛護老師。這些學生只好「將錯就錯」,大學繼續讀冷凍空調系,硬著頭皮一路錯下去,對於讀書完全缺乏動力,要專業沒專業、要興趣沒興趣,畢業拿到文憑就改行了。

由於高職分流早,所以生涯探索也要早,有些縣市政府開始針對小四以上的學生,舉辦認識職業世界的營隊。雖然生涯探索「向下紮根」是正確方向,但是輔導工具與資源的貧乏卻是大問題。例如有些營隊只不過帶小學生到BabyBoss這種室內主題樂園,穿一穿護士服、玩一玩消防隊救火工具,就美其名為職業世界體驗;而所謂企業參訪,也多半是挑「有得吃有得玩,有道具可拍照」的行業,而不是那些技術含量高的黑手職業,或是需要抽象腦力的行業。再者,不論學校或家長,在輔導孩子職涯探索上,都高度依賴電視節目的資訊,只要電視節目一窩蜂炒作報導哪個行業,學生就爭相就讀對應的系科,從美食、室內設計、到汽車養護節目,無不是如此。縱使提早做職涯探索,但如果看到的只是職業世界的片面,或是在媒體扭曲報導下,對某些行業過度美化或汙名化,這比不做職涯探索還要糟糕。

政府應主動研發職業探索的教材,提供給15歲以下的青少年,使其對各種行職業有更廣泛、更持平的認識,知其「甘」也知其「苦」。公立高職即使沒有招生壓力,也應身為表率,多為國中小學生開設技職群科的體驗營隊,而非總是招生有壓力的私立高職在開設這類營隊。

3找出畢業生大量流失的癥結
不像普通大學有哲學、歷史等純學術性科系,技職都是實用性系科,照理說畢業不會有學非所用、必須改行的問題。但實際情況是,有些系科畢業生的流失改行特別嚴重,即使教學內容力求與業界銜接,但如果大部份學生放棄所學改行,學校做再多努力都會付諸流水,教育當局必須找出癥結才行。

比如餐旅群的問題,可能出在生涯興趣探索階段,誤以為餐旅就是吃喝玩樂,真正就讀實習後才發現辛苦超乎想像,以致於經濟部調查發現,有高達2/3餐旅系科學生畢業後轉行。而美髮科的問題,可能出在實習或建教合作階段,業界對洗頭小妹的壓榨。老人照護科系的問題,則可能出在缺乏證照制度,影響薪資與專業形象,以致有4成學生畢業後決定改行。當然,普通大學這些科系也有相同的問題,但如此高比例的人力流失,不論對國家教育資源或學生個人生涯來說,都是難以承受的浪費。

4推動實習/業師/證照,並非有利無弊
為強化學用合一,不論是提高校外實習比例、聘任具業界經驗的教師、或落實專業證照制度,都是應走的正確之路。但在推動的同時,有幾點不可忽視:首先是技職生的家庭經濟狀況,平均要比普通高中或大學生差一點,因此絕大部份技職生都要靠打工貼補學雜費,許多人的實務工作經驗,不是太少而是太多,甚至排擠到其正式課業。或許有人以為,學校安排的實習比較有「教育性」、或是比較符合在校所學,但果真是如此嗎?有些學校的實習內容,其實和打工差不了多少,打工還有時薪126元可補貼生活費,實習卻可能沒錢可領。

業界背景教師方面,近年快速膨脹的餐旅、設計等系科,由於學生激增、合格教師人數不足,原本就已大量在找業界人士兼課。更何況,最熱衷成立這類系科的,就是招生與財務壓力較大的私校,顧慮到學校前景問題,他們本來也不太願意增聘專任教師,寧可找業界人士兼課。其結果就如高雄餐旅大學楊百世所長在《現階段高中職餐旅群師資供需與素質之問題分析》所說:「私校聘請餐旅產業師傅來代課或兼課,這些兼代課師資,教學品質令人擔憂。」

證照方面,勞動部主管的技術士證照,有些過於老舊與時代脫節,學生報考只是為了升學加分,早就需要全面通盤檢討。經濟部近年推動的「產業人才能力鑑定」,雖然從嚴謹的職能調查出發,類別也能與時俱進(例如電動車機電整合工程師、行動遊戲程式設計師、工具機機械設計工程師能力鑑定),但業界的接受度還有待推廣。至於金融研訓院、證期會的金融證照,則已被金融業全面採用。

證照既是技職人的學習目標,也是人才分級的依據。但不論如何,政府或官方財團法人不可能包辦所有證照;如何評鑑管理由民間培訓機構所開發或引進的證照,建立一套能夠涵蓋更多行職業、納進更多新興技術與職能的證照體系,是政府的當務之急。

5從「產學合作」推向「產學合一」
產學合作往往是「學校這頭熱,產業那頭冷」。或許可思考的是,由企業接手經營學校,讓「產」變成「學」;或由學校成立衍生企業,讓「學」變成「產」。綜而言之,就是從「產學合作」推向「產學合一」。

中國信託接手興國管理學院,脫胎換骨為「中信金融管理學院」,已經立下一個成功的標竿,也令企業界躍躍欲試。此外,從屏科大的醬油到高應大的美妝品,許多技專院校手裡握有深具市場價值的技術成果,足以成立校辦企業;有些學校則是在土地與人力方面,具備發展餐旅、長照事業的條件。如果政府能配合修法,這些校辦企業將可為學生實習、師生創業提供自給自足的機會。

6資料處理科不宜自廢武功
在高職的商管群中,資料處理科堪稱是第一大科,直接對應的資訊管理系,則曾經是大學的第一大系。早年資料處理科的定位很清楚,但近年來教學內容卻逐漸與商業經營科、國貿或會計科難以區別;從前資料處理科學生要修20個學分的程式設計,如今只剩3到6學分,有些學校甚至廢掉程式設計課程。

這不啻是在「自廢武功」,因為台灣就業市場目前短缺最嚴重的,就是資訊人才;教育部也規劃107學年度起,中小學將把資訊列為正式課程。為了迎戰金融科技(FinTech)的衝擊,各大學的商管學院都在強化資訊課程,即使不是資管系,有些也要求學生要有基本的程式語言能力。未來大學所有商管科系,都會成為某種程度上的資管系,高職資料處理科豈能開時代的倒車?

7強化各級職業學校的縱向銜接
高職、專科、技術學院及科技大學的課程,應當強化縱向銜接。例如高職農校的教學內容偏向傳統農業,學生多為對農園藝、畜牧養殖、食品加工有興趣者。但許多職校升格為科大後,農業科系改名為生物科技系,教學重心也轉向基因、生化、製藥等新興生技,造成學生無法適應。從就業角度來看,新興生技提供的工作機會稀少,即使名校碩博士就業亦不易,技職體系實無必要棄守農業這一塊,搶搭時髦的生技列車。

再者如高職的汽車修護科,教學仍偏向機械層面,在機電整合方面較弱,學生畢業就讀科大的車輛工程系、或是進入業界面對各種車用電子,往往感到吃力。此外,國內仍有不少醫護專科學校,但二技名額逐漸轉移到四技,宜多考量銜接的問題。

(原發表於黃昆輝教授教育基金會/「為台灣教育政策把脈、為未來教育奠基」研討會,2016年7月)
 

人氣數(808)




    搜尋

 ...more
今日人數:92
累計人數:2512838
發表文章:734
Copyright 2007 @ Career Consulting Co.,Ltd 就業情報資訊股份有限公司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