掌門記者會
精彩公開演講
最HOT文章
 
科技新浪衝擊下的媒體工作
 

撰文◎Career就業情報公司顧問 臧聲遠

全球知名職場調查網站CareerCast,每年公布的「年度最佳工作」榜首各不相同,但最近3年的「年度最差工作」排行榜,榜首卻都是「新聞記者」。更怵目驚心的是,傳統媒體的危機,已從紙本媒體蔓延到電視台、從新聞節目蔓延到娛樂節目。今年6月台灣最賺錢的電視台、引領偶像劇潮流的三立電視台大幅裁員,並以提高舊節目重播頻率取代拍攝新節目,震驚台灣媒體界。在網路影音平台衝擊下,電視台收視率愈來愈低、觀眾年齡層愈來愈老、節目反覆重播愈來愈舊;電子媒體尚且如此狼狽,紙本媒體處境就更為不堪了。


臉書成為最大媒體與廣告王

大眾傳播業以光速在蛻變,回頭對照學校教科書,真有恍若隔世之感。閱聽介面從報紙電視轉向行動影音平台;內容生產從專業的記者、攝影師轉到自媒體手上,素人記者與全民直播風起雲湧,UGC(用戶生成內容)取代PGC(達人生成內容),此外還有寫作機器人在搶文字記者的飯碗、監控攝影機與行車記錄器在搶攝影師的飯碗。演算法與推薦引擎,架空了編輯的「把關者」角色,決定哪些新聞要重點露出、哪些新聞要客製化推薦給用戶。傳統出刊上線的頻率被打破了,所有新聞媒體都在拚命追逐24小時即時影音,用年輕廉價的影音編輯取代高薪的資深記者,將從業人員推向過勞死的火山口。很少有哪個行業,變化像媒體業如此劇烈。

傳統媒體不轉型會死,轉型也不見得能活。有的發展自有新媒體,結果是新舊媒體雙線作戰、兩頭燒錢,反而加速財務惡化。例如三立電視台的裁員風暴,外界認為與其OTT網路影音平台Vidol燒錢太兇難脫關係。更多業者則是以臉書、YouTube做為現成的新媒體平台,雖然不用太多投資就能導入流量與粉絲群,卻失去廣告主導權,形同飲鴆止渴為人作嫁,把臉書拱上台灣最大媒體寶座、成為最大的廣告投放標的,自己的分潤卻少得不成比例,即使流量與粉絲衝得再多,也彌補不了被臉書攔截走的廣告費。為了救亡圖存,傳統媒體只得不務正業多方開源,開課程做教育訓練、辦活動做整合行銷,甚至下海經營電商(例如時尚雜誌網站兼賣化妝品),但依然難挽頹勢。


「人工編輯+人工智慧」的人機協作

面對科技的無情前進,媒體人與其束手等著被淘汰,不如學習如何與新技術共生,運用新工具讓傳播進化升級,例如:
演算法雖可精準地為用戶推薦客製化的內容,但弊病是會造成用戶的視野窄化,比如愛看體育報導的人、或支持某種政治立場的人,螢幕上看到的幾乎清一色都是這些推薦內容,看不到其他潛在感興趣的議題、聽不到其它政治陣營的意見。而有價值的小眾新聞或突發事件,也很容易淪為演算法的漏網之魚。有鑑於這種「演算法陷阱」,蘋果的Apple News特別延攬資深媒體人,任務是幫忙「挑選出演算法無法識別出來的、傳播性強的原創內容」,以人工編輯輔助演算法,決定什麼新聞可以上頭條。

傳統編輯台做為新聞的把關者,除了排定新聞重要性順序外,另一個功能是查證真偽。現在媒體為了搶快報、搶獨家,往往還來不及查證,就大量使用社群網站的UGC內容。這也是梅鐸新聞集團不惜重金併購Storyful的著眼點所在:它以智慧篩選技術,從各大社群網站的巨量影音圖片中,發掘具有新聞潛力的素材,交由資深編輯研判其新聞價值,並以專業新聞手法進行查證,取得版權後賣給全球各大媒體。Storyful創辦人Mark Little強調,「人工智慧」應輔以「人工編輯」,因為機器演算法不能取代「真人演算法」(human algorithm),而大數據分析也不足以取代新聞判斷。

當然機器人也可擔當起部份新聞查證的任務,例如華盛頓郵報的「Truth Teller」可將新聞報導隨時與數據資料庫進行比對,一旦發現異常就會發出警報,是記者的好幫手。不過,機器人更受矚目的應用是新聞寫作,目前美聯社每一季由機器人自動生成的稿件超過4,500篇,尤其是企業財報和體育比賽,由於內含許多結構化的數據、又有特定的寫作格式可遵循,最適合由機器人代筆,速度快到可在上市公司發布財報0.3秒後立即生出一篇敘述性報導。

對媒體來說,機器人寫手不只降低成本,更可在突發事件發生時,搶先發布新聞,例如2014年美國加州發生4.4級地震,洛杉磯時報收到地質探勘局的地震數據後,機器人不到3分鐘就生出一篇完整報導。記者與其擔心飯碗被搶,不如思考如何分工,把數據繁瑣、制式單調的報導交給機器人,讓自己得以抽身投入更有價值的採訪。

VR‧無人機‧影音直播

科技不斷創造人類視聽的新體驗,也為傳播手法帶來精采的可能。例如,VR以身歷其境的臨場感,在體育比賽與演唱會轉播、體驗式新聞製作(ex:再現敘利亞內戰現場)、甚至成人片拍攝上,新興應用如野火燎原。而無人機的空中航拍,則可深入攝影師到達不了的危險現場,傳回震撼視覺的畫面,並且提供看世界的另一種角度,將新聞美學提升到一個新的高度。

此外像是手機影音直播,不但使記者可在沒有SNG車的情況下,現場實況轉播突發新聞;觀眾也能在收看的同時,進行即時評論與社交分享,例如一面收看總統大選辯論,一面在頁面下方和別人討論候選人所講的每句話;或是一面收看體育比賽,一面請現場記者向球員提問,觀眾從局外人融入成為報導的一部份。凡此種種,都是傳播界前輩夢寐難求的。

影音直播除了應用在即時新聞、電競與娛樂之外,最受矚目的是在電子商務的潛力。電商與媒體原本就有千絲萬縷的關係,許多媒體跨入電商,試圖彌補廣告的窟窿;不少電商旗下則有媒體部門,希望以內容黏住潛在顧客,進行置入式行銷,或從用戶的瀏覽路徑蒐集大數據。美國行銷公司NewsCred調查發現,每月發表超過15篇文章的公司,官網流量是同業的5倍;要提升官網在搜尋引擎的自然排行,最有效的方法莫過於提供客製化內容。因此,「交易型電商」紛紛朝向「內容型電商」轉進;所提供的內容也從部落格圖文,進化到影音直播,為媒體人打開一扇新的機會之窗。

在這當中,網紅的角色不可忽視。可以說,是影音直播催生了網紅現象,他們儼然有如電商的吸金機器,從剛出道時的草根素人,升格到背後擁有專業的影音製作團隊。對影視人才來說,現在不只是拍電視、拍廣告,更成為電商產業鏈的一員。

科技新浪帶給媒體的不是末日,而是眾多奇妙的新可能。誰還說它是地球上最差的工作?
(原載於經濟部人才快訊2016年11月)
 

人氣數(478)




    搜尋

 ...more
今日人數:92
累計人數:2512838
發表文章:734
Copyright 2007 @ Career Consulting Co.,Ltd 就業情報資訊股份有限公司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