掌門記者會
精彩公開演講
最HOT文章
 
銀髮浪潮:科技與醫療的燦爛交會
 

當台灣變老:高齡海嘯的經濟新契機
銀髮浪潮:科技與醫療的燦爛交會


撰文◎臧聲遠(Career就業情報公司顧問)

高齡海嘯洶湧來襲,台灣正在急速變老,但國人卻彷彿得了「恐老症」,四、五年級生「恥於認老」、不想正視自己老化的事實;學者專家則憂心忡忡,認為經濟活力衰退、財政負擔加重、照護人力短缺…,各種挑戰將會紛至沓來。

然而,換個角度來看,做為「老化國家」的先行者,何嘗不能成為台灣的機會與優勢?人類史無前例的老齡潮來臨,所有主要國家都無法倖免,台灣若能在銀髮產品與服務領先展開佈局,說不定可成為台灣對外輸出的重要產業。

以下幾個例子,或許可給大家一些啟發。


場景1 科技巨擘成為老人照護先鋒
2014年底日本國會大選最後衝刺階段,首相安倍晉三喜形於色地宣布,向來將研發集中在美國本土的蘋果電腦,決定在橫濱設立技術開發基地,並宣稱這是「安倍經濟學」的一大勝利。眾所皆知,Apple Watch標榜具有健康管理功能,因此蘋果一直在針對導致疾病的生活習慣進行大數據蒐集,並且與橫濱市所在的神奈川縣合作,蒐集個人血壓、血糖值等大量資料,以資開發新的健康服務。日本龐大的高齡人口,成了蘋果的創新搖籃;是下一世代產品研發的「資產」,而非「負債」。

在家電、智慧家庭與健康科技居全球領先地位的飛利浦,更是早在2006年就買下「生命連線」(Lifeline)公司,為全球600萬名老年客戶提供緊急救援通報服務。這套系統結合穿戴裝置與遠距照護,年長客戶配戴飛利浦研發的隨身發射器(項鍊式∕手環式∕手表式),一旦緊急狀況發生,例如在浴室滑倒、樓梯跌跤時,只要按下發射器,就能立刻啟動「平安機」,連線到Lifeline中心,與24小時待命、訓練有素的客服進行雙向語音聯繫,在第一時間通知醫護或家人、鄰居抵達現場援助。

無獨有偶,同樣是家電大廠的日本松下,也決定要在今後3年,將旗下的老人照護機構擴增到200所、員工大幅擴招10倍,一舉成為該領域的第二大業者,規模僅次於日醫學館。

這些生產硬體裝置的大廠,如此熱衷於跨足老人照護服務,著眼點之一是讓自家產品可實際測試應用,以細膩掌握使用者行為,讓產品功能臻於完善。就好比台灣益智玩具的重要品牌Weplay,本身也設有「童心園親子館」,任何新玩具上市前,都先送到親子館提供兒童試玩,設計師在旁觀察,做為產品改進的依據,兩者道理是一樣的。

對台灣科技業者來說,高齡社會不只在「產品」方面,帶來新的成長亮點,若能跨足到「服務」領域、甚至與醫界攜手進軍銀髮照護機構,這將是很值得期待的突破——台灣科技業過去只會代工,無法接觸終端使用者;只懂製造技術,不懂生活應用。從飛利浦與松下的例子,我們看到打破此種侷限的一線機會。另一方面,科技業跨足銀髮照護機構,也可分擔政府長照體系的財政負荷,讓「羊毛出在豬身上」,把「衛福部的負擔」變成「經濟部的機會」。將來面對老化腳步晚於台灣的國家,我們不只能輸出硬體裝置,也能搭配輸出整套服務模式。


場景2 當醫院成為機器人新舞台
提到國內機器人產業,就會想到上銀科技。其實,上銀不只做工業機器人,也在和醫界共同開發醫療機器人,包括與中國醫藥大學合作「下肢復健機器人」,以機械外骨骼及自動控制系統,代替物理治療師的雙手,帶動病患的雙腳做踏步訓練;並接受慈濟醫院委託開發「洗澡機器人」,方便醫護人員幫助病患洗澡。另外,還與秀傳醫院合作「微創手術機器人」、與成大醫院合作「手部復健機器人」。

上銀特別捐贈一部復健機器人給彰化基督教醫院,彰基院長郭守仁醫師表示,面對人口老化浪潮,光靠醫護人員人力,將會窮於應付,一定要借助自動化、智能化醫療器材,否則高齡照護將出現大問題。

醫療業的危機,正是科技業的契機。不只機器人,從醫療電子、生醫材料,到汽車、遊戲產業,許多受到矚目的創新亮點,都與銀髮商機有關。例如可偵測監控生理訊號的穿戴裝置∕智慧感測衣∕植入式奈米晶片、4G遠距照護、骨質密度居家檢驗裝置、人工關節新骨材,以及智慧自駕車、體感互動式復健遊戲、聊天互動多媒體與陪伴機器人…,有太多的金礦正等待開發。

在生技產業眾多次領域中,相對於生技製藥,台灣在醫療器材方面,由於有電子業這張王牌做後盾,無疑具有更強大的優勢,但發展的前提條件是,絕對不能不瞭解老年族群。因此,除了科技公司與醫院攜手合作外,在大學整併過程中,應多鼓勵理工大學與醫護大學整併,並推動「工∕醫學院」的跨領域課程與跨界研究——事實上在企業用人端,有些機構招募銀髮族的「健康管理師」時,甚至已將「對科技有興趣,熟悉智慧穿戴裝置、遠距數值上傳與(生理訊號)異常追蹤」列為徵才條件。

扶植獎掖青年創業,近年成為各國的經濟國策,日本尤其鼓勵青年創業者動腦去賺「老人財」。過去總認為老人消費少,他們玩也玩不動、吃也吃不多、新科技也不會用,但走過經濟高成長時代,國家財富與儲蓄多掌握在他們手上,老人有錢不花的結果是,人口老化的國家,往往會出現「國內消費不振」與「世代財富不均」的問題。但老人不是沒消費需求,而是長期被市場忽視,青年創業者若能用心觀察發掘,不只能創造強大的新需求,還能達成「財富的世代轉移」。

反觀台灣的青年創業者,只知同齡者,不知高齡者,以致只能「貧窮世代賺貧窮世代的錢」,不知道去賺熟齡世代的錢,這是台灣創業風潮中,非常大的集體盲點。


場景3 老化行業體力勞工的「機械衣」
「高齡者」不是鐵板一塊:有的還在職場賣老命;有的雖然退休,仍然健康有活力;有的身體已退化,但尚能自理生活;有些則是失能失智,完全無法獨立生活。不同類型的老人,需要的產品與服務大不相同。

近年全球勞動市場最顯著的改變之一,就是年逾65歲的高齡勞工激增。日本65至69歲年長者的就業率超過40%,平均每5人就有2人還在工作;美國65歲以上的勞動參與率也高達19%,有五分之一的老人無法退休享清福。一方面,各國的超低利率政策,使高齡者無法靠利息維生;另方面,財政拮据迫使各國推行年金改革,例如日本自2015年起,國民養老金的額度每年調降1%,預計至少要縮水20%,高齡者不得不延後退休。台灣也不能倖免,開始面臨同樣的現象與問題。

所謂「兒童要玩具,老人要輔具」,不只身障者工作需要輔具,身體退化的高齡勞工某種程度上也是一種身障者。針對從業人員老化的行業、以及熟齡的體力勞動者,日本在發展穿戴式機器人(或所謂「機械衣」)的腳步非常快,可用來輔助重物裝卸,避免腰部疾病。例如松下的「Assist Suite」使用碳纖維製造,在搬運重物時穿在上半身,可減輕15公斤的腰部負擔。而筑波大學創投公司Cyberdyne的「HAL」更只有3公斤重,穿上去可提供25~40%的搬運助力。起初這些機械衣是用在營造業、物流業的作業現場,最近三井住友等銀行也開始導入,用在鈔票硬幣的裝卸。未來更看好的是用在老人照護,因為照護工作者本身年齡層也偏高,在協助行動不便的老人看病、洗澡、散步時,經常需要抱上抱下,穿了機械衣可大幅減輕其負荷。

勞動部為身心障礙者就業,提供了各種輔具的補助,未來或許也可將機械衣納入補助範疇,除了因應高齡勞動時代,也可帶動高科技輔具產業的發展。


場景4 東亞有錢老人的佛羅里達
老年人在藥房唯一買不到的維他命,就是陽光。這也是為何陽光明媚的佛羅里達,會成為頤養天年的天堂。美國年逾65歲的老人,有將近18%選擇在這裡定居,每年冬天還有上百萬來自美國北方各州、加拿大,甚至德國和北歐的老年人,有如候鳥般來此避冬數月。各方湧入的老年人口,不只沒讓佛羅里達垂垂老矣,反而帶來大筆養老資金、創造可觀的服務工作機會,為這個州注入強勁的經濟活力。以台灣的氣候條件與醫療水準來說,非常有機會成為東亞的佛羅里達,吸引富裕老人來台落腳。

在佛羅里達有錢老人聚集的薩拉索塔(Sarasota),主要道路兩旁一字排開的,不是一般商店,而是不計其數的藥店和醫學中心,從醫美整型、脂肪重塑到頭髮移植,任何有助於青春抗老的醫療診所,在這裡一應俱全。有錢老人的財富管理,造就金融與法律專才的需求;到處林立的銀髮公寓與養老社區,則使房地產業欣欣向榮。老人別的不多,就是閒暇特別多,因此也為藝文團體提供滋養的空間。在薩拉索塔,銀髮產業要的不光是照護人員,更創造出形形色色的高階職務。

同樣在台灣,高齡化也帶動了復健、營養、社工、心理師的人力需求。甚至有些老人養護機構在向園藝人才招手,因為老人住在裡面,最佳休閒就是蒔花,可以多活動筋骨曬太陽。

正如過度依賴廉價外勞,不利於台灣製造業升級;台灣在高齡照護方面,長期倚靠外籍看護工,同樣不利於銀髮產業發展。更何況,東南亞國家本身缺工也漸露端倪,印尼多次放話要停止對台輸出家事外勞。未雨綢繆之道,就是師法製造業走向「工業4.0」,將高齡照護推向「醫療2.0」,結合自動化、智能化,用科技提升醫療技術、藉醫療打開科技市場,人口老化就能從劣勢變優勢、從威脅變成機會。

(本文原載於經濟部人才快訊,2016年2月號)
 

人氣數(988)




    搜尋

 ...more
今日人數:116
累計人數:2572015
發表文章:738
Copyright 2007 @ Career Consulting Co.,Ltd 就業情報資訊股份有限公司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