趨勢觀察站
精彩公開演講
最HOT文章
 
日本新人類 喪失青雲之志
 

  這一代日本年輕人,學歷不足、離職率高漲、只想當自由打工的「飛特族」(freeter)、剎那主義……,有高達48.6%的日本高中生,未來夢想是「只要快樂就好,最好整天遊玩」,還有73%自認為是「無用之人」。日本經濟的衰敗,已連帶造成年輕世代工作價值觀的解體。
 
■臧聲遠.蕭志強
 
  一個國家出現結構性經濟衰敗,造成長期失業時,「社會紀律」就受到嚴酷的考驗。從道德價值觀的崩壞(例如少女援助交際),到自殺與兇殺案件的激增,乃至於家庭的解體(例如單身寄生族的滋生),各種經濟衰敗症候群,都會開始層出不窮,台灣當然也不例外。就業情報雜誌最關心的是,台灣的大失業潮,到底對年輕世代的生涯觀、和工作價值觀,帶來什麼樣的負面衝擊,造成什麼樣的扭曲?
 
  若想知道答案,看看日本就行了。台灣和日本的經濟走勢,不但驚人地如出一轍,而且透過流行文化的平行輸入,台灣年輕世代的價值觀,也幾乎是日本的翻版。在「上層結構」(文化)和「下層結構」(經濟)的雙重類似下,日本年輕世代的病態現象,通常不出5年就會在台灣再現,援助交際就是典型的例子。
 
  基於此種體認,就業情報是國內第一個大幅報導日本「單身寄生族」和「飛特族」(freeter,或譯為自由工作人,亦即只想靠打零工為生、拒絕找正式工作的年輕世代)現象的媒體。而在下面這篇文章中,我們將更進一步報導在經濟沉淪下,日本年輕世代工作價值觀解體的問題。
 
整個世代集體沉淪
 
  正如文章所說,在「即使唸到好大學,照樣會被裁員」的冷酷現實下,日本年輕人失去對未來的夢想和信心,甚至對是否還要唸大學都感到懷疑,只想追求當下的快樂(=剎那主義),而在喪失凌雲壯志的同時,他們普遍感到自己是「無用之人」。這種整個世代的「自暴自棄」,整個世代的無力感,如果是台灣將來的寫照,思之令人不寒而慄!
 
  在這種集體消沉的背景下,不難理解為何「社會性退縮」的現象,在日本成為話題。愈來愈多日本年輕人,終日自閉於自己的房間內,害怕與任何人往來,拒絕所有社交生活,就像中導義道所寫的,「我希望盡可能不要工作,不與任何人扯上關係,過著安安靜靜的生活,要是可以,但願終生睡覺度過……」(見氏著《我不想工作》)。
 
  一個國家盛極而衰,烙印在年輕世代身上的,就是價值體系的瓦解、生涯藍圖的碎滅、生命動力的喪失。「這個世紀,好像只能當下狂歡吧!」一位失業後流浪到上海的朋友,道出六、七年級世代的蒼涼感受,日本如此,台灣亦然。(臧聲遠)
 
垮掉的世代(Slump Generation)
 
  根據一項問卷調查,日本目前高中生認為自己是「無用之人」的,比例竟然高達73%。
 
  這份調查報告由財團法人日本青少年研究所於不久前進行,主題是「關於日本高中生未來意識的調查」,結果發現,針對「自己是否為無用之人?」這個問題,30%回答「是的」,43%回答「可以算是」,總計高達73%!同時期美國和中國的高中生,美國只有48%,中國更只有37%。可見日本問題之嚴重。

這份調查報告還顯示,竟然有高達48.6%的日本高中生,未來夢想是「只要快樂就好,最好整天遊玩」,遠超出美國的38%和中國的17.2%。而「想進入理想大學」的日本高中生只有32.9%,遠低於美國的64.6%和中國的79.9%。
 
  日本年輕人如此自暴自棄,代表什麼意義?真的現在日本高中生對自己那麼沒自信、對未來不抱希望嗎?為了解開這個疑團,財團法人日本青少年研究所理事長千石保,做了一系列深入的調查與研究。
 
不想出人頭地的一代
  「確實,調查結果發現,日本高中生普遍缺乏鬥志。他們感覺,未來即使上了大學、進入企業工作,大概也沒辦法闖出一片天地。現實的生活中,他們也不再喜歡擔任班級幹部,不少人更已放棄出人頭地、成就事業的夢想。甚至有的表示,有成就對自己並不利,因為負擔責任,能自由自在的時間就會減少。類似這樣希望一輩子安逸的年輕人,不斷在增加,」千石保說。
 
  千石保言談之間,對於今天的日本年輕人頗有批判,他說:「我當然不希望我們的年輕人這樣子。追求進步、自我成長,是人類的根本價值所在,眼前日本年輕人卻普遍沒有這種想法。好像年紀愈大,他們負面的表現愈來愈強,不再樂觀進取。當然,悠哉過日子不是不好,只是把沒有責任感與奮鬥目標的生活當作理想,未免太不長進。我不曉得為什麼,年輕人如此悲觀,如此沒有志氣?」
 
年輕世代過度受保護
  千石保曾在發表的文章中指出,年輕人至少要有自我挑戰的決心與勇氣,否則如何面對未來?令他不解的是,日本社會這麼成熟,制度完備、機會眾多,年輕人想發揮不必怕沒有空間,為何大家反而萎靡不振?而大多數日本父母,似乎也都和千石保有同樣的感慨。
 
  「確實,根據調查資料,日本年輕人真的是希望繼續飯來張口、茶來伸手下去,完全沒有想到自己是否該貢獻什麼。其實只要稍微想一下,大家目前能過得這麼舒服,完全是上一代辛苦努力的成果。但如果年輕人如此不會想、沒有志氣,上一代也必須反省,辛勤工作所為何來?於是有人指出,可能是這一代年輕人太受保護了、缺乏困難與挑戰,成長過程中欠缺練習解決問題的機會。」
 
  照千石保這番話,似乎應檢討的反而是父母們。不管什麼樣的理由,年輕人缺乏磨練,帳終究得算在大人身上。為何你們的生活教育與學校課程,如此設計不良?
 
意志消沉從「新人類」開始
 
  問題由來已久,「新人類」的出現是其開端。根據千石保的研究,日本年輕人意志消沉問題,差不多和「新人類」同時出現。
 
  「『新人類』這個用語在1985年首度出現,指當時日本年輕人出現比以往更明顯的『逸樂傾向』。而喜歡逸樂,也就代表挑戰困難的決心降低。到了90年代,這種傾向更加明顯,而且絲毫沒有逆轉的跡象。大人們開始發現,孩子們普遍有氣無力,令他們非常憂心,照這樣下去,長大之後一定找不到工作,因為缺乏競爭力。父母親的擔心不是沒有道理,一旦失去活力,孩子的未來真的值得憂慮,」千石保說。
 
  然後二十世紀末,「新人類」又被「新新人類」取代,日本年輕人的性格與想法,也繼續在改變。

「改變是一直都有,而且幅度滿大。基本上年輕人的想法和傳統日本社會不同,他們不再肯定個人的能力以及對社會貢獻。這種轉變確實很大,不好好掌握情勢,可能會對日本社會造成巨大衝擊。」
 
即使讀名校也無法有所作為
 
  針對現在日本年輕人是否太沒志氣一事,關東學院大學片岡榮美教授認為,「過去幾十年來,日本人認定,讀『一流大學』然後進『一流企業』,是最好的人生安排。

  然而,這種神話與信念這幾年逐漸破滅,即使你拼命工作,也可能因為公司經營不善而被裁員。就連出身東大等名校的官員,也都一再傳出醜聞或弊案,社會形象備受考驗。所以,我們的下一代心目中,是否讀好大學,已經不是那麼重要。從這個角度看,現在日本正站在近代化以來最重要的轉捩點。」片岡榮美強調,價值觀改變的絕不只年輕人,事實上整個日本社會都在尋找新的出路與變革。
 
  「另外,最近常有學生嫌『老師太嚴』的情況,我覺得這是一種感覺而已。以我個人為例,其實已經比以前寬鬆了,但孩子們還是覺得你太兇、太嚴。因此,原因很可能是他們從小缺乏被斥責或被嚴厲要求的經驗。其實孩子們還是很希望有所表現的,只不過感覺比以前畏首畏尾,愈來愈沒有衝勁與膽量罷了。」
 
  片岡榮美所言或許是事實,但這十數年來日本年輕人的想法變化幅度也未免太大了,包括穿著以及援助交際等做法,都令老一輩目瞪口呆。
 
  片岡榮美強調,儘管大人們困惑或甚至不滿,但無數日本年輕世代努力摸索、追求自我價值的事實,仍然不可否認。年輕人其實也是努力在和「無力感」對抗的。也許他們內心有些障礙與無助感,但這也正是大人們應給予協助、提供建議的。不是嗎?(蕭志強)(91/12/15)
 

人氣數(6886)




    搜尋

 ...more
今日人數:593
累計人數:2852948
發表文章:842
Copyright 2007 @ Career Consulting Co.,Ltd 就業情報資訊股份有限公司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