趨勢觀察站
精彩公開演講
最HOT文章
 
破解「失業型經濟復甦」的怪病
 

  與美國的情形相似,台灣近年也籠罩在「失業型經濟復甦」(jobless recovery)的怪病下,儘管經濟出現復甦,但就業市場復甦的腳步卻相對遲緩。
 
  從經濟成長率來看,台灣今年預估經濟成長率可望超過5.5%,比去年增加超過2個百分點,但失業率卻只下降0.7個百分點,兩者有明顯的落差。

分析其原因,可分成四個層面探討:產業結構的扭曲,生產基地的外移,勞動市場彈性化不足,以及人力素質問題。
 
台灣失業問題癥結1:
產業結構扭曲失衡
  產業結構方面,台灣在1980年代後期,也曾經歷過傳統製造業大舉外移,引發關廠歇業風暴,雖然當時失業率有所上升,但相較於2000年以來的失業率,仍顯得小巫見大巫,最主要的原因就在於服務業扮演緩衝閥的角色。
 
  1980年代後期以降,隨著台灣政治解嚴,許多領域都開始全面解嚴(解除管制deregulation),也刺激服務業的勃興,最具代表性的,例如在金融業,從黨公營金融機構壟斷,走向全面開放民營,大批新興的證券公司、銀行、保險公司、票券公司、投信公司成立。在媒體業,從報禁解除,到開放廣播電台、有線電視台成立,為媒體業帶來空前的榮景。而在航空業,華航失去獨大地位,新航空公司紛紛成立。甚至在教育領域,也受到教改運動的影響,為減輕升學負擔,從高中到大學,數量開始飛速成長,也創造大批教職工作機會。
 
  然而,到了1990年代中葉起,台灣服務業因為解除管制而出現的「百花齊放」榮景,卻逐漸失去成長的動能,幾個主要的服務業都因為過度擴充,而出現「泡沫化」的危機,從證券公司到投信公司紛紛尋求合併,報紙也頻傳倒閉與裁員。尤其在亞洲金融風暴後,本土金融與營建業更受到重創。服務業不但無法再扮演創造就業機會、吸納失業人口的角色,本身反而成為台灣白領失業的「麻煩製造者」。
 
高科技業獨大的後遺症
  在此同時,台灣半導體與電腦業進入全盛時期,「傳統製造業—高科技業—服業」鼎足而立的格局,開始變得越來越傾斜,演變成高科技產業一支獨大的扭曲結構。與韓國相比,韓國除了高科技產業外,舉凡汽車業、造船業、家電業,在全球也都佔有舉足輕重的地位。但台灣的產業結構,卻是逐漸喪失多元性,除了高科技產業外,已經找不到其他具有代表性的產業,跟許多第三世界國家完全仰賴單一農產(如咖啡豆)或單一礦產(如鎳礦)的情形,有著驚人的類似性。
 
  隨著產業結構趨向「一極化」,連帶造成就業市場的扭曲。過去幾年來,國內比較需要專業的中高階工作機會,絕大部分集中在高科技產業;服務業釋出的工作機會,不但數量大不如從前,而且多半是毋需特殊專業的低階職缺。至於傳統製造業,招募則呈現停滯狀態。
 
  過去幾年來,文法商科背景者想要找一份像樣的工作,可說是難如登天。打開報紙人事廣告,十之八九都是科技公司在徵才,文法商科背景根本沒機會。原本服務業是文法商科的主要出路,但近年除了大賣場、藥妝美容等低階服務行業,仍有大量招募需求外,其他較具專業的服務業,招募活動大都呈現熄火狀態,即使國立名校的文法商科畢業生,求職難度都超乎想像。反觀理工科系畢業生,卻是嚴重供不應求,每年半導體與光電這兩大科技產業龍頭,為爭奪國立名校的理工科學生,到了無所不用其極的程度。
 
  這造成台灣就業市場的特殊景觀:台灣的失業問題,不是單純的「沒工作機會」,而是「廠商找不到人才(理工科系),人才找不到工作(文法商科系)」,兩種現象並存的「結構性失業」。
 
解決失業要靠服務業
  高科技業是技術密集產業,服務業是勞力密集產業,同樣的投資金額,兩者所能創造的就業機會有雲壤之別。例如,南亞科技與德國英飛凌科技(Infuneon)合資成立的「華亞半導體」,斥資數百億興建亞洲最大的12吋晶圓廠,但所創造的工作機會,只不過是400個工程師職缺。反觀服務業,新光三越百貨在台南的新天地館,就創造了6,000個工作機會,而大型購物中心如台北的京華城,更創造超過1萬個工作機會。
 
  當台灣產業結構變成科技業獨大,縱使科技公司能創造驚人的產值,為台灣創造漂亮的經濟成長數據,但對於改善失業的貢獻卻是微乎其微,因為其徵才對象侷限於金字塔頂端極少數的理工精英,這是造成台灣出現「失業型經濟復甦」,也就是經濟成長與就業成長不同步調的原因之一。
 
台灣失業問題癥結2:
傳統製造業外移
  美國出現「失業型經濟復甦」的主因之一,在於從服務業到軟體業,大批工作機會外移到印度。台灣也有類似的成因。
 
  台灣傳統製造業在大陸與越南的投資,已經到了全面收成的階段,許多外移的台商從單純的生產製造外移,演變到發展出全球運籌能力、建立國際性品牌、甚至股票在海外掛牌上市,成為不折不扣的跨國企業,經營格局與獲利能力都脫胎換骨。在此同時,中國大陸每年9%的經濟成長率,加上南水北調、北京奧運…等跨世紀工程的啟動,更為傳統製造業的台商,帶來滾滾商機。從基本原物料的水泥、鋼鐵、塑化、橡膠業,到民生消費的食品、汽車等行業,都出現過去20年來未曾看過的榮景。
 
  過去被視為「夕陽產業」的傳統製造業,獲利開始出現爆炸性成長,不但取代科技股,成為台灣股市的新主流,也成為台灣經濟成長的新動力。然而,這些廠商的生產基地都在海外,甚至研發、設計、運籌、行銷、財務、會計等企業總部的功能,也逐漸移轉到海外。因此,不管它們再怎麼賺錢,能為台灣母公司貢獻多少獲利、帶動台灣多少經濟成長率,在台灣都無法創造工作機會,對改善台灣失業是沒有幫助的。
 
  打開國內的求職媒體,已經很多年沒看過水泥業的徵才廣告,儘管國內水泥公司的子公司,賺錢賺到紛紛在香港掛牌上市;也已很多年沒看到塑化業的徵才廣告,儘管今年光是台塑集團的獲利,就超過幾百家上市電子公司獲利的總和;同樣很多年沒看到鋼鐵業的徵才廣告,儘管今年部分鋼鐵業者賺錢賺到每名員工平均可領到超過200萬元。這是台灣「失業型經濟復甦」的第二個成因。
 
台灣失業問題癥結3:
勞動市場彈性不足
  最近幾年,全球景氣乍暖還寒,預測難度越來越高。以TFT-LCD面板產業為例,今年上半年還一片大好,分析師預估將有多家業者躋身「獲利百億元俱樂部」,詎料下半年出現一百八十度反轉,下游筆記型電腦業者甚至預估,明年將有多家面板大廠被打入「虧損百億元俱樂部」。同樣的戲碼,最近幾年在許多產業屢見不鮮,科技公司大老闆如張忠謀和郭台銘,對景氣預測也經常南轅北轍。
 
  景氣走勢不按牌理出牌,加上這幾年每波景氣好轉都是「來匆匆,去匆匆」,使得廠商徵才倍加謹慎,從前可能看到幾隻「燕子」飛來,就開始準備招募,現在非得看到成群燕子飛來,景氣復甦訊號確立,才敢放手招募。有時即使訂單回溫,也寧可要求現有員工加班,而不肯輕易加人,以免誤判景氣把人找進來,到時候很難處理。這使得就業市場復甦的腳步,越來越落後於經濟復甦的腳步,這是「失業型經濟復甦」的第三個成因。
 
  面對景氣的捉摸不定,如果台灣的勞動市場能更有彈性,比如說有一個更成熟的「人力派遣」市場,或是放寬對於各種非典型僱用的法令限制,讓廠商可以視景氣變化,隨時機動地擴編或縮減人力,不必負擔資遣費等成本,廠商會比較敢大膽進行招募,而不必擔心景氣能持續多久,或者是否誤判景氣。
 
  當然,勞動市場彈性化的後遺症,也不可忽視。包括派遣、約聘、部分工時等「非典型僱用」的人力,究竟是用來因應季節性、週期性的臨時需求,還是被廠商拿來取代正式全職的工作?雖然擴大非典型僱用,可增加廠商的僱用意願,進而創造更多工作機會,卻無異於將市場景氣的風險轉嫁給勞工;而且非典型僱用的特色,就是薪資低、無保障、無升遷機會,這對勞工是否公平?
 
台灣失業問題癥結4:
高等教育素質下降
  台灣的結構性失業,有許多特殊的成因,前面提到的文法商科背景者,面對高科技業不得其門而入是其一。另一個特殊成因是高等教育氾濫、人力素質下降,許多企業縱使有人力需求,應徵者也不虞匱乏,卻苦於找不到合格者,只好「寧缺勿濫」。
 
  國內大學總數直逼160所,許多「後段班」的科技大學與技術學院,不但畢業生素質每況愈下,不乏只有高中程度者,而且對用人主管來說,往往連學校的名字都沒聽過,當然更不敢貿然錄用其畢業生。企業在晉用社會新鮮人時,如今越來越看重學校出身,「後段班」學校畢業者,經常在第一關履歷篩選就被淘汰出局,連面試的機會也不可得,除非能更上層樓取得碩士學位。
 
  企業用人政策倒向「名校主義」,這幾年越演越烈。每到畢業季節,國立名校的徵才博覽會,即使徵才攤位費用所費不貲,仍然一位難求;但不少私立科技大學與技術學院,卻往往連一家徵才廠商也找不到。從企業用人角度,許多大學根本被列為「拒絕往來戶」,以半導體業的龍頭大廠為例,就將徵才對象限定在14所名校,其他學校免談。即使景氣復甦,企業搶人大戰白熱化,「後段班」學校畢業生照樣沒機會。這不但造成青年失業率居高不下,也是「失業型經濟復甦」的第四個成因。
 
台灣就業市場的潛在地雷
  展望未來,台灣就業市場最值得觀察的「地雷區」,首推高科技業。台灣科技業賴以起家的代工模式,已從「微利時代」步入「無利時代」的黃昏,發生財務危機或營運出現虧損的科技公司,數量有快速增加的趨勢。科技公司的應變之道,不外乎將其在台灣僅存的生產線,進一步外移到中國大陸,或是由一線大廠合併二、三線小廠,這都將對就業市場帶來衝擊。尤其較成熟的科技產業,都位在北部,未來北部科技工作者保衛飯碗的壓力將增大。
 
  台灣許多行業,都面臨沉重的合併壓力。金融業完成第一階段合併,縮減為14個金控集團後,第二階段「金控併金控」業已展開,政府宣示目標為縮減到5大金控集團。在第一階段合併過程中,造成大批中年金融從業人員被優退,第二階段的精簡幅度將更可觀。在科技業,包括IC設計、數位相機、網通、TFT-LCD面板、主機板等產業,合併浪潮也山雨欲來,以最近IC設計公司龍頭聯發科技合併揚智科技為例,就有大批工程師被精簡。同樣地,明年高鐵通車後,國內航空業也面臨生死保衛戰,業界合併的呼聲甚囂塵上。這波席捲各行業的合併潮,將是未來台灣就業市場的可怕殺手。(92/05/05)
 
 

人氣數(3428)




    搜尋

 ...more
今日人數:478
累計人數:2854852
發表文章:842
Copyright 2007 @ Career Consulting Co.,Ltd 就業情報資訊股份有限公司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