趨勢觀察站
精彩公開演講
最HOT文章
 
全球化時代的「破領階級」
 

   全球化,不再是遙遠的名詞。隨著台灣加入世貿組織,和國內企業大舉外移,每個人都被捲進這股浪潮中。對有些人來說,全球化開啟空前的機會,對有些人來說,全球化卻是夢魘的開始。正如馬凱教授精闢指出的,全球化浪潮將台灣勞工帶到十字路口,「這個十字路口一端通向天堂,有些人會成為其它國家非常迫切需要的資本、技術的提供者,待遇會成倍數增加;另一端則是走向地獄,這個地獄代表的是失業,不是短期失業,而是永久性失業,台灣有幾百萬勞工會面臨這樣的命運。」
 
  這種兩極化的命運,在最先受到全球化浪潮衝擊的國家—美國,對比最為鮮明。1990年代以來,美國經濟飛黃騰達,企業獲利寫下歷史最高水準,但就像馬凱教授演講所說,「台灣的命運,不等於台灣人的命運」,同樣地,美國的繁榮,也不代表全體美國人同蒙其惠。過去10年美國增加的財富,98%集中在所得最高的20%人手中,他們搭上全球化列車,成為地球村裡的世界公民,然而另外80%的美國人,卻完全沒得到好處,大多數人薪資不增反減。
 
  全球化拉大貧富差距,造成美國中產階級的衰落,淪為新無產階級,就像R. Longworth形容的,「經濟成長和美國勞工的福祉,已經完全失去關聯。白領階級管理幹部和中級經理人員,加入藍領生產工人行列,成為黃金年代中,破領階級(frayed collar)的工人。」
 
  經濟學基本理論告訴我們,在自由市場機制主導下,全世界最終將實現「要素價格均等化」,富裕和貧窮國家的工資水準將會拉平。這也是為何全球化的浪潮,會成為先進國家勞工的夢魘。歐洲國家如德國,由於對勞動條件採取嚴格的法律保護,薪資水準不至於向下拉平,但企業不堪過高的成本,為維持全球競爭力,紛紛外移到人力便宜的東歐設廠,造成德國失業率激增,失業給付拖垮社會福利體系,年輕人剛從學校畢業,就加入領取失業救濟金的行列,成為不知工作為何物的一代。
 
  相對於歐洲勞動市場的「僵化」,奉行自由市場經濟的美國,則是用「彈性」來因應全球化的競爭挑戰。於是裁員成為家常便飯,甚至於賺錢的公司,也是沒完沒了的裁員,代之以隨時可被解僱,薪資低廉的臨時派遣員工。這些被裁掉的人,很難再找到跟原先待遇差不多的工作,大多只好降格以求「向下競爭」,被迫跟無技術的勞工搶飯碗,同時身兼好幾份低薪臨時工作。
 
  就像R. Longworth描述的,「從前僱用臨時員工,只限於業務繁忙或渡假季節,協助處理辦事員的工作,現在辦公室除了總經理外,任何人都可能是臨時工。專門供應臨時派遣員工的萬寶華(Manpower)公司,已經取代通用汽車,成為美國最大的雇主。」由於正式全職的工作,大批換成低薪臨時性工作,使得美國失業比歐洲低很多,但卻有成千上百萬臨時工,在貧窮線掙扎,淪為「有工作的貧民」(working poor),毫無職業保障可言。
 
  全球化的贏家和輸家,命運判然有別。值此台灣加入世貿組織之際,趕快搭上全球化列車,做個贏家吧!(90/12/05)
 

人氣數(3546)




    搜尋

 ...more
今日人數:8
累計人數:2851054
發表文章:839
Copyright 2007 @ Career Consulting Co.,Ltd 就業情報資訊股份有限公司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