趨勢觀察站
精彩公開演講
最HOT文章
 
高職熱‧陸生‧延畢潮
 

高職熱‧陸生來台‧延畢潮
 
撰文◎臧聲遠
 
每年3到5月,是我對外演講的第一個高峰期,而今年來自各方的邀約,足足比去年增加了3倍,倒不是我的演講有多麼精采,而是在失業巨浪衝擊下,學校慌了,家長慌了,學生也慌了,急於獲得一些「亂世求生」的資訊使然。
然而,我從聽講者身上獲得的資訊,其實遠比我帶給他們的資訊更多,每一場演講,對我來說都有如一次「田野調查」,得以第一手接觸不同類型的青年世代,跟第一線的生涯輔導與就業服務人員交流,這些都成為我策劃《Career》雜誌的養料。
 
刮目相看!高職生素質大躍進
 
今年對高中職的演講,令我最驚艷的是看到公立高職生素質大幅提升,從前考不上好高中,退而求其次才選擇高職,如今大為改觀,有很多人是國中階段就已確立人生方向,有志提早進入專業領域學習,不惜放棄明星高中改讀高職。相形之下,我發現有不少程度中上的普通高中生,跑去讀國立大學的農林漁牧科系,他們的分數足以考上一流私立大學的熱門科系,這些學校在企愛用度評價上,超過多數國立大學,出路也比農林漁牧寬廣,但在「國立招牌好聽」的心理作祟下,最後往往私立不敵國立。從「勇敢走自己的路」這一點來看,許多高中生是不如高職生的。
這兩年我在高中演講,工業設計系一直是詢問度最高的科系,今年連商業設計、建築與室內設計、影像多媒體設計、服裝設計等科系也紅不讓。甚至在某一所明星高中,學生問最多的是從事餐飲當廚師好不好?反倒是醫學院,今年幾乎乏人詢問,在南部一些頂尖高中,分數可考上台大醫學院、卻另擇其他科系的學生越來越多。一所在設計界執牛耳地位的大學,校長告訴我這兩年都有台大醫學院的高材生,放棄醫生不當,重新報考他們學校的設計科系。越來越多「八年級」世代嚮往就讀美學、創意、手藝類科系,傳統的生涯路徑,已經很難再限制他們的多元價值觀。
 
不珍惜學習機會 權利當成苦役
 
比較令人憂心的是,好幾所高中老師不約而同告訴我,有大學打電話來,敦促高中強化學生的基本程度,否則大學實在不知如何教下去。我在許多大學也聽到同樣的心聲,抱怨國高中沒教好學生,尤其是理工科系,有些學生連國中的代數都搞不懂,更遑論大學的微積分了,上課時學生是鴨子聽雷,老師是對牛彈琴,學生不得不鬼混,教授不得不放水,真是情何以堪。
今年我到各大學都會問老師同一件事情:大陸交換學生如何評價台灣學生?得到的答案幾乎都是3個字:「不用功」。有幾場演講,大陸學生也跑來聆聽,我好奇問他們為何來聽?他們反倒對我的問題感到不解:在大陸,只要有校園演講,學生有空都會跑去聽,又不用花任何門票費,不來豈不是浪費自己的權利?
反觀台灣,校園演講即使搭配贈獎活動,來的大學生也是稀稀落落。我們副主編羅梅英最近採訪到一個案例:有一家公司安排員工在假日參加教育訓練,結果竟然被員工告上勞工局,被罰了一大筆錢。在大陸,教育訓練被員工看成是一種「權利」和「福利」,公司如果不排課,人資會被員工罵。但在台灣,教育訓練卻被員工看成是「苦役」,避之唯恐不及。兩相對照,能不慨歎嗎?
 
延畢,果真是懦夫嗎?
 
今年國內各頂尖國立大學,我幾乎都有幸應邀去演講,往年台下聽講者多為文法商學生,今年理工學生明顯增加,昔日天之驕子的他們,在這次失業潮受到空前衝擊,投出300份履歷全都石沉大海的案例,我聽到不知凡幾。目前就業市場留給新鮮人的工作機會,不是服務業的低階低薪職缺,就是科技業生產線的短期派遣人員,國立名校生很難屈就,以致於比私立大學生更不易就業。
在出路大阻塞下,今年我在大專院校被問到最多的問題是:到海外參加打工度假好不好?其次就是企業如何看待延畢。不久前104人力銀行楊基寬先生,在成大公開批評延畢生是「懦夫」,引起軒然大波。如果延畢只是為了逃避就業,楊先生的指正無可厚非,但恐怕問題並非如此單純。
台大向來是延畢生比例最高的學校,原因不是害怕就業,而是許多人跨領域修課,或是參加海外交換學生,以致無法在4年修完學分;這種延畢對生涯不是減分,反而是一大加分。另外,家境清寒必須半工半讀,影響正常課業時間;或研究所落榜,打算明年重考,也是延畢常見原因,企業主應可諒解。
如果大學生待業期只有3個月,那麼假藉延畢逃避工作、當個賴家一族,當然值得譴責;但如今初次求職者平均待業期長達9個月,我預期很快就會上看10~11個月。與其在家裡閒晃1年,不如留在學校多修幾門課、多做一些研究,對提升個人實力更有助益。事實上,楊先生或許忽略了,成大是今年第一個提供獎助金(1年4.8萬元),鼓勵碩博士生延畢的學校。延畢不是問題,重要的是別讓延畢成為無所事事的「空窗期」。
 

人氣數(7292)




    搜尋

 ...more
今日人數:12
累計人數:2851058
發表文章:839
Copyright 2007 @ Career Consulting Co.,Ltd 就業情報資訊股份有限公司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