趨勢觀察站
精彩公開演講
最HOT文章
 
亂世勇闖力:不做常數,做異數!
 

裡面有很多我們兩人共同的觀點,以及對青年世代前途的思考。
原載於5月號Career雜誌,貼出來跟大家分享。
 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大膽不務正業做自己
亂世勇闖力
不做常數,做異數!
 
撰文◎李翠卿
 
百年一遇的經濟亂世,摧毀太平時期的遊戲規則,但也創造了千載難逢的英雄良機。既然nothing to lose,你大可堂皇走自己的路,寫下自己的傳奇。
 
 

3月初,春寒料峭。在一個政府短期就業機會的面試場合,擠滿了數百人,只為了爭搶一個月薪僅1萬7千元,到鄉鎮機構整理塵封檔案資料的職缺。
除了中高齡失業者,還有許多年輕面孔。一大部分是面板廠裁掉的生產線員工,另外一個族群則是有助學貸款還款壓力的年輕人,其中不乏去年畢業的大學生,甚至連政大、高醫大這種名校學生也在其中……
主考官的問題並不是:「你有什麼核心能力?」、「你覺得你自己在這份工作中能貢獻什麼?」,而是:「你會不會鼻子過敏?」
這群人過去的學歷、經歷、知識、技能,都不是重點,重點只是你在整理資料時,不要打噴嚏!
你的過去,無關宏旨;你的未來,更加沒有人能保證。
這真的是一個最壞的年代。
 
大破 台灣從來不曾像此刻低潮
 
台灣過去從來沒有一個時刻像現在一樣低潮。自有經濟成長率統計以來,從未有過如此劇烈的衰退,中華經濟研究院預測,2009年台灣經濟成長率是-3.59%;前不久,部分外資預測機構「唱衰」的程度更令人恐慌,里昂證券預測台灣將會衰退11%,敬陪亞洲諸國末座。
更令人憂心的是就業市場快速緊縮。儘管政府透過擴大公共支出,試圖要搶救失業率,但3月份的失業率還是不爭氣地來到5.81%,眼看著就快到畢業季,難以想像30萬畢業生湧入就業市場,會是什麼樣的光景。
 
我的未來是惡夢?
 
「我的未來不是夢,我認真地過每一分鐘;我的未來不是夢,我的心跟著希望在動!」1988年,已故歌手張雨生以《我的未來不是夢》嶄露頭角,嘹亮高亢的嗓音與奔放動感的旋律,唱出了希望蓬勃的熱血青春。
那是有無限想像的1988年,雖然台灣經濟成長率從那一年就沒有再超過10%,高成長時代已經結束,但黨禁、報禁相繼解除,市場開放,到處都是就業機會,年輕人當然可以大聲唱「我的未來不是夢」。
然而,the good old days were gone,對當今的年輕人而言,這種自信心實在是太奢侈了。全球經濟風雲變色,2009年對廣大青年來說,是徹頭徹尾的一場惡夢。
 
「微薄就業」的窮忙族
 
「微薄就業」成為這個世代的關鍵字,縱使你「認真地過每一分鐘」,也無法換取就業安全。需求面銳減,有穩定收入與保障、正職的decent job(體面工作)大量蒸發,取而代之的是收入微薄、沒有保障的非典型雇用工作,例如,計時工作、派遣職或其他短期契約工作。
行政院規劃花費120億元,責成教育部與大專院校媒合3年內畢業生至企業「實習」,讓大專生與企業簽訂1年期特定契約的「大專生企業職場實習計畫」,到底是政府解決青年失業問題的「美意」,還是造成勞動條件更形惡化的「幫凶」,眾說紛紜。
青年勞動九五聯盟抨擊,這項措施等於是提供「專屬企業免費勞力券」,是政府帶頭降低勞動條件,讓青年「賤賣青春」,以後企業食髓知味,只願提供低薪請人,等於變相壓低了整體薪資。
 
恐懼青春成為亂世殉葬品
 
除了害怕身陷「窮忙族」的泥淖,青年們更深的憂懼,是害怕青春陪同這場經濟災難一起殉葬。
1990年,日本的泡沫經濟破滅,走入長期衰退的黑暗廊道,15年不起。日本人將90年代稱為「失落的十年」(The Lost Decade),1990年出社會的新鮮人倘若是23歲,15年過後是38歲,小伙子都成了中年人,還是沒等到經濟復甦……
台灣會不會也走入另一個「失落的十年」?這個問題令年輕人惴慄。
不少經濟學家預測,經濟復甦很難出現V型的反彈,而是會像L型一樣,需要更長的時間復原,你有幾年的青春,可以痴痴等待?
 
大立 百年一遇的英雄良機來臨
 
聽起來很絕望嗎?
不錯,這真的是一個最壞的年代,但對於許多年輕人來說,其實也是一個最好的年代。
在這種不確定的年代中,有一種年輕人選擇「避險」,投考軍校或公職,讓國家養,除非政府倒閉,不然應可高枕無憂;但另一種年輕人,則不甘平庸,乾脆危機入市,放手一搏。
自稱「這一生,我不是在創業,就是在準備創業中」的城邦集團首席執行長何飛鵬表示,很多人都覺得現在處於百年一遇的經濟危機,因而愁雲慘霧,惶惶不可終日;但他認為這樣壞的年代,「正是百年一遇的英雄良機,是創造英雄的絕佳舞台,真正的英雄會在這一波乘勢而起!」
 
亂世,才有追夢的自由
 
何飛鵬覺得,後金融海嘯時代最有機會的兩種人,一種是過去努力經營,躋身二線的公司,有機會一舉躍居新的龍頭老大;另一種則是手中一無所有的人,此時社會系統崩壞、遊戲規則重寫,反正你本來也一無所有,正好可以進場搶位。
那些想法獨樹一格的年輕人,就是何飛鵬說的第二種人。
「亂世」反而讓他們擁有更大的自由,不管是想創業,或是做自己想做的夢想。因為,他們有充分的理由可以「不務正業」。
噗浪(Plurk)共同創辦人暨面總設計師雲惟彬表示,華人的教育思維太過實際,把科系劃分為「未來能賺錢」和「未來不能賺錢」這兩種,不考慮個人差異,一窩蜂都想進「熱門產業」。「於是,很多人花費10年去念一個自己不喜歡的學位,再花20幾年去做一件自己不喜歡的工作。」
 
破除承平時期的思想牢籠
 
在承平時期,「上班」是理所當然的生涯選擇,要破格做一個「異數」,放下一切追求夢想,挑戰跟掙扎都是比較大的。
有時候,挑戰是來自家庭的攔阻。例如,知名服裝設計師黃嘉祥,從小就熱愛藝術,但家中以「畫畫會餓死」為由反對到底,他被迫得咬著牙做個一意孤行的「逆子」,10幾歲就自食其力,半工半讀完成復興美工學業,獨自走設計這條路。
有時候,則是緣於自己的「心魔」。專業演唱者史茵茵出身台大、哈佛等名校,顯赫的學歷,反而讓她一度深藏自己的歌唱才華,走一條「正常」的路徑,繞了一大圈遠路以後,才又回到專業歌唱的軌道上。
 
有充分理由「不務正業」
 
過去,進好學校、到好公司、明星產業上班,是最「好」的一種出路,許多有才華的年輕人,就在這種意識型態下被終身埋沒。
但是,這場金融海嘯徹底顛覆了這個遊戲規則。昔日「熱門產業」光環不再,科技、金融等過去能夠容納大量人才的產業,都成了重災區。需求面萎縮學歷價值也大不如前,即使是名校名系,也不保證可以找到好工作。
對不甘平凡的年輕人來說,此時正可勇敢「不務正業」,反正機會成本已經降到最低,既然nothing to lose,何不大膽想,出狠招?忘掉自己的學校、科系,忘掉學以致用的老觀念,勇敢尋夢,選擇另一條自我實現之路。
 
勇闖力!重拾創業家精神
 

    時局險惡,但真正會拖垮台灣的,恐怕是信心的喪失。

在日本「失落的十年」歲月中,日本仍是一個強國,若說有什麼損失,就是喪失了高成長時代的驕傲與自信。台灣現在也處於一種自信失落的狀態,曾經引以為傲的產業灰頭土臉,整個社會都失去了抬頭挺胸的驕傲感。

   「台灣在comfort zone(舒適圈)太久了,」同樣一生都在創業的壹傳媒創辦人黎智英表示,60年代帶領台灣走向經濟奇蹟的「創業家精神」,在富裕的日子中逐漸消磨掉了。他認為,現在情況雖差,但絕非萬劫不復,要恢復昔日光榮,「關鍵就是要找回那種創業家精神。」

    年輕人或許會覺得現況很慘,但是回顧60年代,許多創業家都是從窮困貧乏中白手起家的,你擁有的資源,不會比他們少。而且,對於生命力頑強的人來說,行到水窮處,反而可以逼出潛能。今日在各個不同領域呼風喚雨的那些「異數」:黎智英、蔡衍明(旺旺集團總裁)等,都是在絕地裡殺出重圍的人。

   誠如何飛鵬所言:當所有行業都大風吹時,正是進場卡位的最佳機會。所有的人都在等待新的英雄,重塑規則。
你怎麼知道自己不是那個開創嶄新時代的「異數」?不是那個寫下傳奇,帶領台灣找回昔日光榮的「The One」呢?
 

人氣數(9129)




    搜尋

 ...more
今日人數:590
累計人數:2851020
發表文章:839
Copyright 2007 @ Career Consulting Co.,Ltd 就業情報資訊股份有限公司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