趨勢觀察站
精彩公開演講
最HOT文章
 
金融海嘯下的新鮮人就業
 

金融海嘯下的新鮮人就業
 
撰文◎臧聲遠   攝影◎凌子曜
 
台灣青年失業問題,不只是強化個人就業力,或單純提供工作機會,就能夠解決的。如果不改「挑食」的態度,即使政府奉送工作上門,或景氣全面復甦,青年失業還是無解難題。
 

這一波青年失業潮,就連頂尖國立名校與熱門科系畢業生,都無法倖免。3月初,台大校長李嗣涔公開表示,今年是台大學生就業史上最慘的一年;成大今年的校園就業博覽會,雖然全力動員校友企業襄助,但徵才廠商家數僅有去年的一半、釋出職缺只有去年的20%;而中央大學今年的徵才廠商家數,則連去年的一半都不到。國立大學尚且如此,私立大學的景況更為蕭條,不少學校找不到廠商,而被迫停辦校園徵才活動。
今年有多家服務業者都發現,有些台大電機系學生,履歷投到科技公司後石沉大海,只好轉行到服務業應徵工作;不久前廣達電腦董事長林百里到清大電機系演講時,更公開呼籲電機系學生要考慮轉行。眾所皆知,台清交成4校的電子電機科系應屆畢業生,歷年都是台灣就業市場最搶手的人才,往年科技大廠甚至不惜以每人5萬元的代價,委請人力業者代獵人頭,但今年竟然出現「滯銷」現象,不難想像青年就業情勢的嚴峻。
儘管國內裁員潮從3月起,已逐漸平歇,但企業並未恢復招募動能。許多科技大廠的訂單能見度只有兩個月,從過去歷史經驗來看,全球經濟不無出現「二次衰退」的可能。再加上企業獲利大減,人事費用首當其衝,種種因素使得企業用人趨於保守,除非經濟成長率連續兩季強勁正成長,否則即使景氣與訂單回溫,企業用人仍然持觀望態度。
 
能找到短期職缺已算幸運
 
對於待業青年來說,目前就業市場僅存的兩大工作機會,一是政府補助薪資的各項就業計畫,一是短期人力派遣。
在企業僱用意願低迷下,從公部門短期就業、立即上工,到青年職場體驗、培育優質人力促進就業(企業實習)計畫,一連串的搶救失業政策,使政府儼然成為現階段青年最大雇主。另一方面,即使有少數企業的景氣領先回溫,但由於訂單多為急單、短單,因此大都以短期人力來因應;過去國內人力派遣以1年合約為主,今年許多企業都改為3個月的短約,以防景氣無預警反轉。如果考量到,政府所提供的各項就業計畫,為期也只有3個月到1年,意味著社會新鮮人就算幸運謀得一份差事,極大比例其實都屬於「短期臨時工」性質。
一般來說,就業市場相對於經濟景氣,通常至少落後半年以上。台灣經濟最快今年第四季才可望轉正,以此估算,就業市場恐怕要等到明年第三季之後,才能夠回復正軌。今年初次求職的新鮮人,平均待業期很可能從8個多月,延長到10個月以上。
 
大專生就業力教育的盲點
 
過去幾年來,政府解決青年失業的首要政策就是推動「大專生就業力教育」。但這次失業潮卻凸顯其侷限性——在工作機會大量消失時,光是訓練大專生取得更多專長與證照、學習履歷面試求職技巧,並無助於降低青年失業率。因為問題不在於人才供給面,而在於人才需求不足;不是個人素質與競爭力問題,而是經濟大環境的問題。
就業力教育的代表性成果之一,就是報考證照蔚為流行。這造就了大專生另一種形式的「文憑主義」,以為證照越多,求職勝算越高,殊不知台灣多數職業領域,其實尚未走向證照化,或者只要一、兩張證照就足夠了。近期金融證照報考人數寫下新低,許多青年人發現即使滿手證照,也不保證能在金融業覓得一職,因此考照熱度開始退燒,即為一例。
此外,過度強調「就業力」,還造成3個後遺症:
1把青年失業問題,簡單化約為人才素質問題,把責任歸咎於青年自己,而掩蓋掉企業外移、經濟政策失敗的責任;
2「高齡社會新鮮人」現象:青年世代為了強化個人就業力,拚命修更高學位、考更多證照,導致初次求職的年齡不斷向後延,滯留在校園成為「非勞動力」;  
3「就業力越高,越容易失業」的弔詭現象:因為自我評價提高,工作期望也調高,不肯輕易屈就。例如留學碩士失業,往往跟薪資期望值太高有關,許多留學生堅持必須達到一定價碼之上,否則出國學費就白花了。
 
企業吝於付出新人培育成本
 
不過,在強化大專生實習經驗上,就業力教育仍然值得肯定。台灣企業是吝於培育新人的,愛用有「即戰力」的新人,亦即到職後能立即上場實戰,不需要像一張白紙從頭調教。因為新鮮人就職頭半年,是沒有生產力可言的,企業卻相對要付出薪資與訓練成本,況且台灣青年世代愛換工作、流動率偏高,企業好不容易將其培養到「堪用」,往往很大比例會跳槽,使企業的人力資本投資付諸流水。因此企業在進用新鮮人上,目前普遍抱著「揀現成」的心態,希望新人已有實務經驗,也許是在校期間實習,也許是從其他公司跳槽過來,總之就是不想付出培育成本。這幾年推動大專生就業力教育下,實習風氣從技職院校擴大到普通大學,確實有助於提高企業僱用意願。
附帶一提,近年較為成功的青年就業政策,首推「青年職場體驗計畫」,針對30歲以下的失業大學生,由政府補助1萬元上下,到企業見習3個月。從歷年執行成果來看,報名者多為二、三線大學生,但見習期結束後,獲得留任或順利謀得新職的比率高達80%以上。是什麼原因讓一群競爭力較弱者,3個月脫胎換骨為企業愛用度高的人才?答案是政府補助見習津貼,等於負擔部分新人培育成本,將企業僱用新鮮人的一大絆腳石給移走了。
 
企業實習方案新鮮人反應冷淡
 
面對這波洶湧的失業潮,就業力教育已緩不濟急,政府直接從人才需求面下手,從去年10月起推出多項搶救失業對策,用人為方式創造工作機會。其中,花費最鉅的是「培育優質人力促進就業計畫」底下的企業實習方案,針對最近3年畢業大學生,由政府幾近全額補助薪資及勞健保,到企業實習任職1年,名額多達3.4萬個。
對企業來說,這不啻是政府奉送免費勞工上門,拿到1個名額可省下30多萬用人成本,因此無不卯足全力爭取員額。對社會新鮮人來說,這些工作機會更是彌足珍貴,儘管政府補貼的薪水只有2.2萬元,但許多企業會酌情加碼,以避免同工不同酬,只要實習期間表現不差,1年後轉為正職人員的機率很大。
但令人驚異與不解的是,對照於企業的一頭熱,社會新鮮人卻是反應冷淡。有些學校從教育部拿到三、四百個名額,前來申請者卻只有100多人,況且不見得每一個人都會被企業錄用,不少學校為達不到目標而頭痛不已。
截至6月中旬,企業實習方案僅媒合3,000多人,連預定員額的1成都不到,以每年30萬社會新鮮人計算,等於只有1%會利用政府提供的「失業救生圈」。   
對名校生來說,由於不難找到比2.2萬元更好的工作,而且絕大多數選擇升學,對這項實習方案不太熱衷,還算情有可原;但是就連一些排名落後的學校,學生也同樣興趣缺缺。值此失業率居高不下之際,政府把工作送上門,青年世代卻不要,這是非常值得深究的怪異現象,也意味著青年失業問題,絕非「缺乏工作機會」這麼簡單。
 
就業情勢嚴峻青年求職仍然挑剔
 
這次企業實習計畫,可視為一次大規模的「實驗」,有助於釐清青年失業的深層原因。如果以公部門短期就業計畫作為「對照組」,兩者冷熱程度恰成對比:儘管公部門釋出的短期職缺,多半是沒有真實需求的「假工作」,只是找個合理名目發放失業救濟金,諸如巡公廁、撿狗糞的「環境美化師」等工作,對個人履歷表根本是沒價值的資歷,在企業看來與領失業給付無異,期滿後也無法留任,因為不具公務員資格。然而,這項計畫卻是搶破頭,媒合成功率高達77%,幾乎是企業實習計畫的8倍之多。
反觀企業實習計畫,是企業有真實用人需求,被企業視同正式工作資歷,期滿有很高的留任機會,甚至薪水高於許多公部門短期職缺,但卻乏人問津。最大原因,就在於到公部門很「涼」,到民間企業很「操」。
有某一所在大學指考排名倒數10名的學校,附近的太陽光電龍頭大廠參加這次企業實習計畫,提供數十個名額給該校學生,竟然沒有任何一位學生申請,學生認為每天穿無塵衣,要聊天與上廁所都不方便,還要動手搬很重的矽晶圓,他們寧可到薪水只有一半的大賣場工作。
即使就業情勢嚴峻,但青年世代求職仍然很挑剔:不符興趣的不做、不是坐辦公桌的不做、環境太嘈雜悶熱的不做、需要輪夜班的不做、要扛業務的不做、工作內容單調的不做、要在外面風吹日曬雨淋的不做。他們最嚮往的不再是高薪工作(高薪=高專業難度+高業績挑戰),而是「輕鬆有保障」或「創意好玩」的工作;如果找不到理想的工作,許多人寧可選擇待在家裡或延畢。以往成年子女賴家,會被視為一件丟臉的事情,但現在父母的包容度較高,尤其大環境越不景氣,更讓青年人有理直氣壯的賴家藉口。在「後有退路」的情況下,青年沒有「非找到工作不可」的壓力,自然會比較挑剔。
 
創造工作機會未必能解決青年失業
 
有工作卻不願意做,除了心態問題,也跟產業結構有關。台灣科技業以代工為主,賺的是生產製造錢,而不是品牌行銷錢,重視紀律甚於創意。但此種產業文化,與青年世代的「氣質」相去甚遠,他們在多元化環境下長大,喜歡從事無拘束的創意工作,討厭工廠的軍事化紀律,對生產製造業較為排斥,但台灣的文化創意產業還在起步階段,根本不足以提供太多工作機會。
另一方面,台灣的服務業升級停滯,比起香港、新加坡擁有強大的金融、電信、物流貿易、地產、會計等高階服務業,台灣服務業大多為低技術含量、低度國際化、低度科技化、低薪酬的「四低」工作,國高中程度即可勝任,對於學歷提高到大學程度的青年世代來說,確實是大材小用,不願屈就是可理解的。
綜言之,要解決青年失業,不只是創造工作機會,更要問創造何種工作機會?如果青年想從事的職業,台灣經濟結構無法提供,就算政府釋出再多職缺,或是景氣全面復甦,青年失業還是無解。
另一方面,這次企業實習計畫,教育部在實習名額分配上,是以各校畢業人數多寡作為標準,不論學校排名都能雨露均霑。有些企業搶不到一、二線大學生,只好打破慣例嘗試用三、四線大學生,結果發現程度低落到難以想像。一位企業主管在面試後坦白表示,有不少後段班大學生,就算政府免費送給企業,企業也不想用,因為底子太差、沒生產力可言,什麼都得從頭教,未來爛攤子收拾不完。這是很嚴重的警訊,如果連免費奉送企業都不敢用,意味著台灣有一部分大學生是很難救了,恐怕從20多歲就得長期依賴政府救濟。
 
後金融海嘯時代就業展望
 
展望後金融海嘯時代,青年就業面臨兩大新挑戰:一是台灣科技業受到重創,二是兩岸經濟加速整合。回顧2000年網路泡沫化時,台灣科技業也曾飽受衝擊,隨後電腦業整個產業鏈,幾乎全部外移到中國,卻並未造成失業問題,因為接棒崛起的面板與DRAM產業,創造出比電腦業更多工作機會。但這兩大產業卻在金融海嘯首當其衝,DRAM業者注定要走上合併與關廠一途,面板業則有外移中國的壓力,但足以接棒的新興科技業,卻還在未定之天。未來台灣科技業將無法再吸納像現在這麼多人力,理工科系青年要有轉行的準備。
相對之下,兩岸經濟整合對文法商科系卻是一大利多,不論是陸客、陸企、陸資來台,為台灣服務業帶來活水,或是西進中國開拓內需市場,都將為文法商科系青年創造大量機會。然而,兩岸交流的負面影響也不可忽視,以科技業來說,短期內中國山寨手機、家電下鄉、採購團來台等商機,固然帶來及時雨,但若台灣面板業與中國電視業進一步整合,甚至開放業者赴中國設廠,台灣面板業很可能步上電腦業後塵,整個上下游供應鏈在很短時間內,連根拔起外移到中國,不但理工科系就業的半壁江山塌陷,南台灣經濟也將受到難以估計的衝擊,執政當局不可不慎。

 

高失業時代,青年如何自救?
1.多留意政府所提供的促進就業方案
2.網路人力銀行職缺枯竭,求職要多管齊下,積極參加就業博覽會,並善用人脈推薦
3.勿挑剔工作,要抱持「先求有,再求好」的心態
4.今年求職碰壁很正常,不可因為沮喪而放棄求職,成為「賴家」一族
5.即使履歷投到某家公司石沉大海,隔幾個月可以再試一次,因為該公司有可能景氣好轉,重新啟動徵才
6.要有待業10個月的心理準備,勿讓待業期成為遊手好閒的「空窗期」
7.很可能讀理工進不了科技業,讀商管進不了銀行,要有跳脫傳統生涯路徑的打算,甚至考慮轉行
8.金融海嘯造成產業大洗牌,要密切留意財經時事,尋找未來有潛力的行業

 

人氣數(13649)




    搜尋

 ...more
今日人數:551
累計人數:2852906
發表文章:842
Copyright 2007 @ Career Consulting Co.,Ltd 就業情報資訊股份有限公司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