趨勢觀察站
精彩公開演講
最HOT文章
 
作文無用論
 

「作文無用論」與「數學萬能論」
 
  從升學考試廢除作文,到商管科系不再採計史地成績,在功利主義思維下,台灣的人文教育,逐漸不敵數理教育的霸權。但這種短視的心態,到頭來可能「功利反被功利誤」。
 
  作家白先勇最近在專訪中,用「駭人聽聞」這句重話,批評國中基本學測廢除作文考試不當。其實不光是白先勇,如果管理學大師彼得杜拉克有機會來台灣,看到以政大企管系和台大財金系為首的各主要大學商管院系,紛紛從今年起不再採計史地成績,理由是「商管科系最重要的是數理邏輯能力」,恐怕彼得杜拉克也要驚呼「駭人聽聞」!(做為現代管理學的開山宗師,彼得杜拉克的思想脫胎自深厚的社會學與哲學淵源)。
 
培養溝通表達能力
  從教育理想來看這場作文爭議,其實西方世界自古以來,訓練寫作與演說技巧的「修辭學」,就被尊崇為教育最核心的科目。從古羅馬的西塞羅,到義大利文藝復興的人文主義者,都認為教育的宗旨不僅是培養一個懂技術的人,更要培養一個「真正具有美德的人」,因此必須研讀哲學,學習美德的真知灼見。不過獨善其身還不夠,還要研讀修辭學,方能結合「哲學的智慧」與「修辭學的雄辯」,在公共生活中,對邪惡口誅筆伐,激勵社會大眾去實踐美德,以兼善天下。(見Quentin Skinner:《近代政治思想的基礎》)。哲學與修辭學,構成西方人文教育的兩大基石。
 
  撇開教育理想不談,從現實功利的角度來看,修辭學無非是在訓練一個人的溝通表達能力。現今企業最重視的核心職能中,溝通表達能力毫無疑問名列前矛。一個公司的內部管理有賴溝通,team work有賴溝通,說服客戶有賴溝通,對外公關也有賴溝通。溝通,不外乎運用文字、口語和影像。因此,在學校鍛鍊作文能力,是對自己未來工作最有用的投資之一。
 
作文力數學力外語力
  這幾年日本熱門的職場書籍,主題都圍繞在如何打造三種基礎能力:語學力(外語)、數學力和作文力。在日常工作中,不見得每個人都常用到前兩種能力,但作文力卻隨時派得上用場:和主管同事用電子郵件往來,要用到作文力;業務行銷向客戶提企劃案,要用到作文力;公司內部各種報告與公文,要用到作文力。甚至在應徵工作時,假如履歷自傳錯字連篇,敘述不知所云,即使名校畢業,雇主評分也會大打折扣。
 
  許多短視功利者以為,學習作文除了累積詞藻,提高所謂文學素養外,一點實用價值也沒有。這種流行的偏見,完全昧於作文力在職場的重要,把寶刀當成破銅爛鐵,真可謂「功利反被功利誤」。話說回來,很多人都學過商用英文,卻從沒有人開過「商用中文」課程,顯然國文教育也有值得檢討之處。
 
作文是思考力的教育
  作文教育也有助培養邏輯思考能力。台灣人和大陸人打交道,第一印象往往是「大陸人能言善道,講話條理犀利,不管有道理沒道理,都能頭頭是道。」很多人認為這是從政治鬥爭中磨練出來的,其實文革早已落幕30年,大陸人的雄辯,跟他們的國語文教育有很大關係。先不論說話課的訓練,就以國文課本來說,台灣著重在文章的美學賞析和字義訓詁,大陸卻著重在文章的論證邏輯如何推演?架構如何鋪陳?在中文語法結構方面,用了什麼有特色的修辭技巧?因此在大陸,國文教育就是思考力的教育,學生在文字和口語表達上,自然能表現出較優異的邏輯條理性。
 
開文化創意產業的倒車
  台灣現在政府倡導文化創意產業,企業界也試圖從代工製造,轉型到高價值的微笑曲線兩端——行銷與研發端。但從入學考試廢黜作文、崇尚數學來看,顯然學校在開時代的倒車。數學教育雖有助於訓練技術人員,但這又怎樣?只不過培養高級技工而已,仍然不脫代工製造的思維模式。但作文,卻可以激發創意與想像力。台灣那麼多數學頂尖的工程師,所創造的產值,還抵不上《哈利波特》作者J. K.羅琳的一支生花妙筆。我也聽過行銷主管抱怨,現在行銷人才不好找,年輕人的文案撰寫能力很差,真不知道學校作文怎麼教的!
 
人文皆下品,唯有數理高
  從大環境來看,作文受到貶視,一方面源自政治因素,台獨基本教義派強烈敵視中文教育,從高普考等國家考試以降,國文科目成了眼中釘,一再對考試方式動手腳,連帶也使作文遭殃。其次,這幾年國內就業市場上,只剩高科技業一支獨秀,「萬般皆下品,唯有理工高」,成為普遍的心態,數理儼然時代的寵兒,包括作文在內,凡是人文教育都難逃「無用論」的標籤,而被打入冷宮。
  這種數理崇拜症,在商管財金學科找到最堅強的信徒。不可否認,數理能力在商學領域至關重要,但如果演變成獨尊數理,以為數學是把萬能鑰匙,妄想和人文社會科學徹底脫鉤,完全向自然科學看齊,那麼偏執狂就太嚴重了。
 
數學不是萬靈丹
  別忘了,2000年最早正確預言半導體行情向下反轉,聲名大噪的分析師J. 約瑟夫,本身所學的可不是財務工程的數理模型,而是歷史學。很有可能拿下諾貝爾經濟學獎的張五常,則從來沒修過微積分課程,也沒使用過任何高深數學(見《經濟解釋:張五常經濟論文選》)。當企業家紛紛從歷史著作中,尋找管理與商戰的智慧時,國內企管系教授們卻認為數學至上、歷史無用,今後入學不再採納歷史成績,我不曉得是企業家的頭殼壞掉,還是教授的頭殼壞掉?我相信,人類有太多非理性的層面(比如盲目的投機與恐慌),數理邏輯是無力分析的,唯有熟讀歷史,才能洞悉社會的運作邏輯,通古今之變。誰敢說歷史無用?(93/02/20)
 
 

人氣數(6369)




    搜尋

 ...more
今日人數:6
累計人數:2851052
發表文章:839
Copyright 2007 @ Career Consulting Co.,Ltd 就業情報資訊股份有限公司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