趨勢觀察站
精彩公開演講
最HOT文章
 
鹿港反杜邦20年祭
 

~廿載浮沉萬事空,年華似水水東流,枉拋心力做英雄~
 
  1986年,我20歲。蔣經國統治末期的台灣,社會蓄積的不滿能量,彷彿一個快要引爆的壓力鍋,所等待的是誰來扣下「武昌起義」的第一槍。
 
  在台大校園,異議學生社團與國民黨校園官僚的衝突,在李文忠事件達到白熱化,最後以李文忠被退學、多名學生領袖被記大過留校察看收場。在那個苦悶無出路的六月,鹿港的反杜邦抗爭,立刻攫住台大異議學生的目光。

  早在那年春天,台大學運的大本營——大學新聞社,已經開始在桃園實地調查跨國公司鎘污染問題,新一代學生領袖吳介民,更提出俄國民粹主義式的新路線:「到民間去!」鼓吹走出校園,學運與社運結合。鹿港反杜邦成為「吳介民路線」的第一個試金石。
 
  期末考剛結束,異議學生立刻整裝南下、進駐鹿港,投入抗爭行列。當時誰都沒想到,這一場保衛彰化沿海、拒絕跨國公司設廠污染的運動,竟發展成國民黨遷台以來,第一個衝破戒嚴體制的大規模人民抗爭,不但為此後風起雲湧的社會運動與反對黨運動揭開序幕,也成為整個學運世代政治啟蒙的第一課。
      那是我們的「長征」(Long March)吧。
 
  還記得,我在台北耽擱幾天才動身,到達鹿港已是深夜,落腳在社團成員柯銘祥的家。無視屋外隨處可見的特務與便衣,先行抵達的社員們,有的埋頭寫傳單,有的討論動員與抗爭策略,有的著手設計街頭民調問卷,有的在辯論第三世界環保政治經濟學……,空氣中瀰漫著一種革命的高亢緊張感。從工學院、醫學院到社會科學院,大家在校所學的專業,立刻成為住民抗爭的理論武器;但人民教導我們的更多,帶領我們走出象牙塔,目睹台灣富裕與經濟奇蹟的另一面;讓我們學會勇敢挺身反抗不義,不論面對的黑暗勢力有多強大;也教會我們怎樣組織動員,發動人民群眾的力量。
 
  當時沒有公民投票,我們就用問卷調查,來展現真實民意。難忘啊!外省眷村子弟的我,操著彆腳的台語,在鹿港與彰濱挨家挨戶訪查,特務的跟監盯梢,漁民的悲憤控訴,退潮後一望無垠的美麗蚵田,晨霧中寧謐的天后宮,還有我們拍攝台化偷排放廢氣的罪證,遭到警衛追打……,一幕幕的情景,永遠清晰印在我的心版。.
 
  當昔日的同志們,上焉者成為國族意識型態的囚徒,下焉者淪為禍國殃民的新貪腐集團;當純潔的理想被背叛,學運成為污名,20年前的那場運動,就更加令人懷念了。

You know what memories can bring,
They bring diamond and dust.   (95/05/20)
 

人氣數(4447)




    搜尋

 ...more
今日人數:558
累計人數:2852913
發表文章:842
Copyright 2007 @ Career Consulting Co.,Ltd 就業情報資訊股份有限公司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