掌門記者會
精彩公開演講
 
雜誌搶先讀
 
拆解繁中字體 阿兜仔用蓋的也懂
 

來字哪裡字體設計團隊
拆解繁中字體 阿兜仔用蓋的也懂



8年級的台灣字體設計師王介盈和王蔓霖,11月剛飛到德國,獲頒紅點設計獎新秀獎的殊榮。她們以書法的永字八法拆解中文字,用6個印章就可以蓋出所有繁中字體,在募資平台已獲得2百萬元以上的贊助。

撰文◎郭佳容  照片提供◎來字哪裡

 過去一段時間,台灣吹起一股字體設計的風潮,2015年金萱體成功募集千萬資金,並陸續推出相關產品。

 今年,8年級設計師王介盈和王蔓霖獲得德國紅點設計獎新秀獎的肯定,去年已獲得有台灣設計獎奧斯卡之稱的金點概念設計獎,她們設計的字體印章同樣在募資平台爆紅,3週不到的時間就達標破百萬,足見產品創意受到肯定。

 兩人甫畢業於亞東技術學院工商業設計系,談起初接觸字體設計的源由,來自大二時,兩人共同修習由指導教授姜彥竹開授的字體設計課程,自此一頭鑽進字體設計的世界,也選擇其為畢業製作,更動了將其商品化的念頭。

 王介盈說,字體在生活中無所不在,屬於設計領域中的基礎,「正因此,反而容易被忽略,非常可惜。」兩人坦言,字體應用雖然是生活中隨處可見、應用很廣的設計範疇,在設計領域中卻相對冷門,投入的人反而不多。

研究近萬字體 追求視覺平衡

 兩人對中文字的組成抱有濃厚興趣,研究字體到一個瘋狂的地步,盯著常用的7、8千個字,往往能夠挖掘出字體設計關鍵性的「眉角」。

 「不知道大家有沒有一種經驗,一直盯著某個字的時候,忽然覺得它不像字?」她們笑著說。原來,每個字體的配置比例,都有美學和視覺上的理由,雖然一般人乍看看不出來,不過一旦刻意將筆畫改變,看起來就會變得奇怪。

 王介盈舉例,中間的「中」,中間的一槓,筆畫是偏左邊的;王蔓霖也補充,白色的「白」,中間的那一槓,筆畫是偏向上方的。 
 「字體設計講究的是視覺平衡,如果少了這些巧妙的平衡,字看起來會有一種說不出的怪異。」而一般字體設計主要分為美術和電腦兩種字體,王蔓霖指出,除了電腦字體以外,生活中常見各種美術字體。

 「來字哪裡」設計的屬於美術字體,兩人研究歸納,中文字共有約近2萬個字體,一般打字常用的字體約有7、8千個,最常用的字則約300個,字體的粗細比畫都不一樣,研究起來耗日廢時。


8年級設計師王介盈(左)和王蔓霖(右)獲得德國紅點設計獎新秀獎的肯定

永字八法拆解字體 6立體印章蓋出所有繁中字

 自從修習字體課程,動了商品化的念頭之後,她們花了至少2年的時間研究,除了以永字八法拆解、研發字體,她們也發現市面上字體設計產品,多為平面化設計,立體化的商品較為少見。

 拆解字體的原理原則,則建構在書法的「永」字八法上。王蔓霖指出,永字八法的筆畫可以組合所有的中文字,她也感嘆到,「現在小學生都不上書法課了,對永字八法很陌生,但其實所有中文字都是從這八法衍生而來。」

 因此,兩人希望創造出立體化的商品,一方面可以習字,一方面可與使用者互動,創造學字的樂趣。研究多種媒介之後,兩人選擇以印章造字,這6個印章可以印出所有中文字。

 「印章在中華文化中擁有3千多年的歷史,從正式用途到趣味性用品都有,跟文字更是息息相關。」但這段研發過程,走來孤獨又艱辛,讓兩人吃了不少苦頭,因為壓克力造字後筆畫需不斷微調,開模時還遭遇廠商刁難,不斷吃閉門羹,印章一度難產。

研發路艱辛 夢想推廣繁中字體

 王蔓霖說,第一套字體從研發到公開參加競賽,歷時2年,終於完成第一顆印章。其後,進一步以壓克力做出整套印章時,往往又因為筆畫印出來太長、太胖或是太模糊,需要調整,到最後推出募資的版本,已經經過十數次改版。

 另外,印章設計成透明色,則是為了方便使用者對準框線,不會因為看不見而印歪。印章的材質如何透亮又耐摔,也是兩人精心選擇,以及不斷和廠商溝通的成果。

 「因為我們的量不大,加上年紀又輕吧,常常會被工廠瞧不起,直接問說,這個真的做得起來嗎?」更多廠商根本不願意與其溝通,直接給予閉門羹,王蔓霖說,字體研發過程的艱辛很難形容,還好兩個人一路互相扶持到現在。

 來字哪裡的不少愛用者是媽媽,她們也給予兩人回饋說,小朋友因為這套產品變得喜歡寫字。也有中文老師洽詢購買。王介盈和王蔓霖說,這條路上,雖不斷被拒絕,看似浪費了不少時間,她們卻把這些當作作品不斷修整的養分。

 「我們認為蓋印章也是一種習字方式,未來也有新的產品計畫,希望繼續投入推廣繁體中文字體,讓繁中字體愈來愈被大家看見,永遠不要消失,」兩人異口同聲說。

-更多精采文章請見12/1月號(475期)Career職場情報誌- 

 

人氣數(197)




    搜尋

 ...more
今日人數:81
累計人數:2587677
發表文章:748
Copyright 2007 @ Career Consulting Co.,Ltd 就業情報資訊股份有限公司.